易讀小說網 > 此貓,竟有大帝之資! > 第二十九章 還我餃子?什么餡的餃子?
  “叔叔……”

  葉青風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貓,猛地跳起了腳。

  “叫誰叔叔?叫誰叔叔?”

  想我堂堂煉法門大師兄,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年不過十五,正值人生花繁盛茂的最好年紀。

  被人當街叫叔叔?

  是可忍熟不可忍!

  葉青風正要發作,發現是個小丫頭片子,怒氣頓時消散了一大半。

  “哪家的小屁孩走丟了?沒事別亂喊人,叫誰叔叔呢?叫哥哥!”

  淺月沒有害怕,反而眼神有些恍惚,心里升起不好的預感。

  “叔叔……這個東西……你是從哪弄到的?”

  葉青風低頭看了看小丫頭指的位置,瞬間捂緊了用號稱玄武真血后代靈龜的殼制作的空間法寶。

  他可是聽說最近來了一會兒下作散修,專門佯裝孩童,偷取過往散修的隨身法寶。

  雖然法寶認主,但若是不小心被他們偷去,立刻放入屏蔽感知的特制空間法寶內。

  再抹去神識,轉手一賣,那立刻大賺一筆。

  尤其是送進天寶閣。

  再想找回來,可就麻煩了。

  “從哪弄到的?小小年紀不學好,當然是用靈寵煉制而成啊,這點常識都沒有,你是哪家的小孩?莫不是真走丟了?”

  淺月的眼眶微紅,后面的話她一句也沒聽進去,眼睛死死的頂著那撮黃毛,毫無疑問,那就是餃子的。

  雖然年幼,可她明白殺人越貨這種事。

  餃子身懷巨款,懷璧其罪,一旦暴露了,這些人面獸心的外來修士,肯定會把餃子打死,再奪了它的靈石。

  況且剛剛自己問了寶全財……那個胖胖的家伙親口保證,玉藍鎮就沒有橘色的貓貓,甚至連貓都很少。

  除了餃子……餃子……餃子!

  難不成,餃子……死了。

  一行清淚順著淺月的臉頰流下,這把葉青風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語氣重了,正要解釋。

  突然見小丫頭手中的兩件法寶震動,隨即陡然變化。

  “你把餃子還給我!”

  之前還如同手鏈的縛天鎖宛如具有靈智,以蛇形竄出,環繞葉青風一圈,驟然縮緊。

  “什么餃子……牛肉餡的還是羊肉餡的?我給你買還不成嗎?”

  葉青風無比憋屈,這哪來的小孩子,一見面就要餃子,一言不合就開法寶。

  還玩偷襲!

  這么愛吃餃子沒問題,問題是你要什么餡的餃子啊?

  同一時間。

  玉藍鎮外,原本正笑得前仰后合的玄薇子也大感吃驚,停止大笑。

  鶴蘭子更是張大嘴巴:“這是什么天賦?未進行溫養的法寶在盛怒之下便能發揮三四分原本實力?縱然淺月天資卓越,可她的靈氣終究有限,靠什么驅動法寶啊?”

  玄薇子不確定道:“似乎是法寶本身的靈氣……淺月這孩子,還真是性情中人。”

  鶴蘭子猛地轉過頭:“師叔!好歹你也是真仙,什么叫似乎?”

  玄薇子撓了撓頭:“真仙又怎么樣?這不是被你們的師尊封印了?鳴狐,你看如何?“

  鳴狐伸長脖頸:“恩主所說不錯,正是法寶本身的靈氣……可若再不現身,這場誤會就鬧大了,我看玉藍鏡也被觸動,淺月可能要吃虧。”

  “不慌,金丹期以下的戰斗,驚動不了玉藍鏡,更驚動不到煉法門的晴蘭子。”

  玄薇子鎮定道:“而且葉青風乃是同代各峰首席弟子中出了名的草包軟蛋,道侶出軌的時候,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了小半個月,老一輩誰人不知?也就是新入門的小家伙們還對他崇拜有加。“

  “況且我還沒聽說過他和誰動怒過,只不過是誤會,淺月縱使全力以赴,也無法傷金丹期的他分毫。”

  鶴蘭子背起手,拉長聲音道:“看來淺月有事瞞著我們啊,雖然師尊說她天生慧體,修煉突破無需煩惱,可她明明跟我說尚未筑基……”

  玄薇子搖了搖頭,打斷道:“這不是體質原因,她也的確尚未筑基,是淺月傷心之下爆發的潛能,她在透支自身的靈氣……看來餃子在她心目中很重要,鳴狐……”

  “我明白,恩主。”

  須臾間,鳴狐化作一縷白煙,朝著玉藍鎮內飛去。

  ……

  玉藍鎮內,百姓散修早已四散逃開。

  葉青風被縛天鎖捆住,與淺月對峙在街道中央。

  不過頹勢初現,僅憑淺月一人之力,催動一個法寶已然是極限。

  而隨著靈氣的減弱,葉青風掙脫也是遲早的事。

  但面子沒了。

  煉法門大師兄,當街被一丫頭片子暴打,明日一定會變成笑柄,傳遍歸離峰大小山頭。

  憋屈、無奈。

  任憑他想破頭,也不明白為什么這個丫頭像和自己有殺父之仇一樣。

  “小丫頭,你打我總要有一個理由吧?就算是讓我死,也得死個明白。”

  可淺月已然陷入充耳不聞的狀態,小手抓著縛天鎖,白嫩的手掌都磨破了,也寧死不撒手。

  就在這時。

  一道白煙從天而降,化作狐貍模樣。

  葉青風一愣,剛要大喜,突然發現高興早了。

  狐貍憑空加速,眨眼間便沖到了他的臉前,一對小腳丫精準踩在了葉青風的右臉蛋額頭下兩寸的位置。

  伴隨著一股巨力,他整個人朝后飛了出去,足足十來米才卸掉力道。

  而縛天鎖早已因為繃不住力道,靈氣潰散縮回原本大小。

  淺月搖搖欲墜的身體還未摔倒,就被鳴狐以身軀托住,靈氣告竭,她已經昏了過去。

  可眉宇間,還是留有頑固不化的哀愁。

  如此差別的對待,葉青風卻絲毫不敢發怒,他已經認出了來者。

  “弟子煉法門葉青風,拜見玄薇真仙副宗主,祝副宗主……”

  “好了,客套話就免了。”

  玄薇子的聲音透過鳴狐傳來,清冷道:“此事乃誤會,姬淺月與餃子同為女帝弟子,她之所以出手,全因你所得信物……”

  似乎是壓抑不住笑意,玄薇子停頓了好久,但葉青風隱約還是聽到了笑聲,臉色頓時更紅了。

  都到了如此地步,不是傻子的他哪能還反應不過來?

  所以……餃子不就是師叔嗎?

  這誤會鬧得,平白挨了頓打。

  “既然事情因你而起,也該因你而解,淺月就交給你了,鳴狐,回來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醋咸醬酸的此貓,竟有大帝之資!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