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此貓,竟有大帝之資!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看你,又急
  旗子懸空,急速而去。

  旗子上,溫誠腦海中回憶著剛才的一幕幕,突然問道:“王道幾,剛才打架旁邊的一老頭你看到了嗎?”

  “看到了,那就是宏愿塔在三尺關的隱世太上長老。”

  其實知道慧陀和洛紅夫人之間的戰斗就足夠了。

  因為地標確實明顯,綻放佛光與滔天血海的對撞余波幾乎照耀了半個天空。

  溫誠覺得自己剛才多余問那句話。

  因為隨便觀察一下就能知道哪不對勁。

  不過剛剛自己的心思一門放在了剛才看到的白胡子老頭手上的葫蘆。

  那可是標準的高人形象。

  而高人,總會有些特立獨行的特征。

  但要去掉有些破壞高人隱士形象的僅剩白色大門牙。

  溫誠有些興奮問道:“那他的實力很強嘍?我看他就只有一把劍和一個葫蘆,那個葫蘆該不會也是什么上古法寶?一定是酒葫蘆!只有高人才會邊喝酒邊戰斗!”

  那可是葫蘆!

  神話中僅次于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镋鐮槊棒鞭锏錘抓拐子流星等一眾類型法寶的特殊形態法寶。

  最出名的莫過于太上老君的紫金寶葫蘆。

  只需‘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口訣,即可輕松將猴哥這樣的人物收進去。

  多少次要命的困境,全都多虧法寶在手才能避險,如何能不讓貓眼饞?

  法寶多多益善,根本不嫌多。

  至于怎么騙……要過來,以自己的形態,無非是喵幾聲。

  大不了多喵幾聲。

  而聽到這,王道幾的神情反而有些古怪。

  其他宏愿塔弟子也紛紛看向南方離地焰火旗高速掠過的兩側風景。

  眼神游離,嘴角微翹。

  “怎么了嘛?到底是不是啊?”

  “餃子大人……”

  王道幾輕咳一聲,嘴角壓抑著翹起的沖動,低聲道:“那個……不是酒葫蘆,您難道沒注意玄老每次飲下都會吐出一口白氣嗎?”

  溫誠連連點頭:“看到了,沒準是熱好的酒,年紀大了,喜歡喝熱酒也符合常理。”

  王道幾神情更尷尬了,從丹眈旺懷中接過貓貓,附耳小聲道:“那里面也不是酒……是肉粥,玄老年輕時曾因失誤,斷送了一十七名同門性命,被當時的掌教長老痛打一頓,打去了一口牙,只留一顆。”

  “若不是他劍法通神,天資卓越,受罰而死也不過分,為了記住這一教訓,玄老干脆保留了這一特征,但也因此每日只能喝稀粥度日,久而久之,他老人家養成了這個習慣。”

  “那不是熱酒,是肉粥啊……就是個普通葫蘆。”

  還未聽完。

  溫誠的身體便已經僵住了,爪子下意識扣住王道幾的衣衫。

  若非衣衫難以變形,今天非要表演一個‘四室一廳一衛’的技術。

  粥……肉粥……一顆門牙的來歷……

  虧自己好不容易心生貪念,結果居然是這么一個烏龍。

  溫誠將頭埋在了爪子里,任憑南方離地焰火旗筆直飛行。

  尷尬的時間漫長而又難熬,好在終于抵達了血海之外。

  滔天的血海橫亙天地,彷佛牢籠,然而其中的佛光已然包裹不住。

  星星點點的光柱貫穿,像午后夏日小房間的丁達爾效應光柱。

  溫誠聽到了洛紅夫人的不斷怒斥,頓時心中升起不妙的預感。

  畢竟打架這種事,又不是誰喊得大聲就能贏。

  不然驢豈不是早就稱霸靈寵界了?

  “洛紅夫人!”

  貓貓跳到王道幾肩膀,大聲呼喊道:“我們過來了!”

  “師叔,她可能聽不到,來,服下這顆丹藥。”

  丹眈旺從空間法寶中順手拿出一顆散發著綠色熒光的丹藥,溫誠還沒看清,就囫圇的吞進了肚子里。

  “有啥……啊!”

  小小的貓貓身軀,突然爆發了震耳欲聾的聲音,別說溫誠自己,連旁邊修士都被震得捂上了耳朵。

  唯一幸免遇難的只有丹眈旺。

  只見她捂著耳朵,大聲道:“師叔,這是我曾經調制丹藥,意外創造的新品,用后聲音如雷,雖然有些缺點,但如今正好派上用場。”

  “缺點……算了,洛紅夫人!我們來了!快放我們進去!”

  幾乎不用再喊,剛剛洛紅夫人便已聽到了貓貓的聲音。

  血海分界,露出一條向上的血色階梯,盡頭正是叉腰狂笑不止的洛紅夫人。

  “慧陀!你輸了,看到了嗎?餃子安全而歸,老禿驢,今日這里就是藏身處,埋骨地!哈哈哈哈。”

  胸口山峰跳躍,光著的光潔腳踝與血色映襯明顯。

  一雙玉足虛踩半空,一對褲管破破爛爛,從衣著而言,洛紅夫人戰斗很辛苦,但從表情來看,她真的高興到蹦起來。

  反觀寺內,慧陀閉上了眼睛,口中不斷誦念,唯獨吃了蒼蠅的惡心感撲面而來。

  “呆!”

  仗著嗓門大的貓貓一路直沖,抵達洛紅夫人身邊,朝著地面上的慧陀大喊。

  深諳網絡君子六藝的溫誠太知道怎么讓人破防了。

  典、孝、急、樂、蚌、贏,乃是前世與人對線的技巧。

  沒點技術,誰敢在網絡沖浪?

  “慧陀老禿瓢,看到我活著是不是氣的快死了?看你急的滿頭大汗,是不是之前以為贏定了?”

  “嘿嘿,我出來了,在樂拍拍拍賣會上被你當眾威脅,在試煉秘境門口被你偷襲,在懸空島上被你搶走拍品,要不是蒂走菩薩,我還以為你們佛修都像你這樣呢!”

  慧陀忍不住睜開眼睛,大聲怒斥:“孽畜,別以為你仗著……”

  “你咋不說呢?”

  溫誠聲音如雷,但光看著慧陀嘴巴動,卻完全不出聲,頓時被這副滑稽的樣子逗笑。

  “該不會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吧?你看你,又急,你先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現在被戳穿了,繃不住了?被你不講武德的欺負了那么多次,我都不急,佛修要講究修身養性。”

  “你動不動就急,看起來修佛還沒我修的好,干脆拜我為師,我別的不會,但指點你綽綽有余,哦對了,我修行還不到十天呢。”

  這回不光是慧陀看出來了,連一旁被迫捂著耳朵的洛紅夫人都看出來了。

  但她還是詢問的看向身旁的藥香小姑娘。

  “你們師叔……是不是聾了?”

  “啊?對!一點丹藥的副作用而已!”

  丹眈旺篤定道。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醋咸醬酸的此貓,竟有大帝之資!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