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江棠棠陸時晏 > 第683章 是神降罰嗎?

聽了殷嫦曦的話,眾修士都是雙眼一亮。
據說鳳凰身上渾身是寶,鳳凰的羽毛、爪子、喙任何一樣拿出來,都是不可多得的寶貝。
而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鳳凰是火性屬,其火有毀天滅地之能。
如果他們能奪取鳳凰神火,那他們定能逃出險境。說不定不止是逃出險境,他們還能修為大增,一舉得道成仙。
季沐然卻并不樂觀,“我們之前就沒能抓住鳳凰,現在這樣的處境,我們哪里還是鳳凰的對手?”
他這話一出,修士們眼中的光一下子落了下去。
可不是,他們之前就沒是能抓到那鳳凰,現在他們還能抓到嗎?
他們現在隨時有可能沾上魔毒,殞命于此。
殷嫦曦道:“修煉一途,本就是逆天改命,我們這一路上走來,哪一次不是披荊斬棘,死中求生的?
你們就甘心這樣放棄嗎?你們愿意,那你們就在這等死吧!我自己去找辦法。”
她雖是這般說,實際上她也想不起什么辦法。
她連扭頭離開這個地方都辦不到。
而被颶風裹挾著的黑色粉塵越來越兇猛,片刻之間,又有來幾個修士沾上那黑色粉末,再次變為泥沙一般的人,開始從他們身上飄出大量的黑色粉末。
“姐姐,救我!”這次,殷虞欣也被沾上了黑色的粉末,她驚恐地大喊,試圖去抓住殷嫦曦,“快救我,姐姐!”
殷嫦曦飛快地避開,她簡直恨不得殺了殷虞欣那個賤人!她自己死還不夠,竟然來拉自己。
“姐姐……你快救我!”殷虞欣大叫著,再次朝著殷嫦曦跑去,“姐姐,你最聰明了,你快想辦法救救我,你不會見死不救吧?”
只是她身上的皮肉開始變成黑灰,如靈魂撕裂般的疼痛讓她行動受限,再加上殷嫦曦用了法寶,她并沒能靠近殷嫦曦的身體。
她不甘地大喊道:“為什么是我,為什么會這樣?我不甘心……神境之中為什么會有魔毒?”
不說殷虞欣不明白,還活著的修士也都不明白。這不是神境嗎?這里為什么會有魔毒?
到底是哪里出了錯?
“我們要冷靜下來,好好想想,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季沐然強制鎮定道:“也許,想明白了,就能找到生路了。”
殷嫦曦廢掉了好幾樣法寶,才勉強護住自己,不被魔毒吞噬。
此時聽到他的話,不禁冷笑一聲,“你還用你說?我們不知道要想哪里出了問題?”
傅均琰不滿道:“季兄也是好意,你用得著這樣嗎?你有本事,你有本事你想一個辦法出來啊!”
殷嫦曦憤怒地瞪了他一眼,“什么叫我沒想辦法?我不是說了嗎?找鳳凰。只要能找到鳳凰,利用鳳凰之火,我們肯定能有一線生機。倒是你,我們都在想辦法,你又做了什么?”
傅均琰道:“你想那辦法能頂什么用?找鳳凰?去哪里找鳳凰?”
“你——”殷嫦曦憤怒道:“你簡直不可理喻,死了也是活該。”
邊上有修士道:“你們能不能不要吵了?我覺得我們是被困在了陣法當中,我們快合力,解開這個陣法。從這逃出去,若不然,我們都只能死在這。”
為了活命,兩人雖互看不順眼,到底是沒再吵。
還活著的修士一邊祭出法寶,抵擋魔毒,一邊想辦法,破除陣法,從里面出去。
過了好久,突然有人道:“我怎么覺得,這像天罰?該不會我們貿然進入神境,惹了天神不滿,所以降下此等責罰吧?”
殷嫦曦道:“神早已隕落了,這世間哪里還有神?再說了,那是魔毒,是魔族的陰謀,你不要危言聳聽,破壞大家心境。”
那修士道:“可我記得以前聽說過一個傳言……”
殷嫦曦皺眉,不悅道:“什么傳言?”
“聽說并不是所有的神都隕落了,聽說有神只是沉睡了。說不定神就是在神境之中沉睡,我們進來……碰巧驚擾了神,神從沉睡中醒來了,降下責罰。”
那修士道:“不然我實在想不出這是什么陣法,連一點陣法的痕跡都沒有。”
看著無處破解的陣法,許多修士都覺得他說得有理。
但殷嫦曦卻堅持道:“就算神要降下責罰,那也不應該降下魔毒。
若真是神干的,神豈不是好壞不分?這肯定是陣法,肯定有辦法可以解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