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姜厭衛懷晏 > 第157章 當然是為了滅口
“親人?當初你不是跟我說橋歸橋路歸路,讓我不要同你亂攀關系省得到時候連累你,你好告訴我如今我們父子皆是廢物蕭家早就完了,還讓我們這兩個廢物去死,活著都是丟人現眼,如今你卻說我們是親人?”
秦瑤聞言知道蕭梓墨這里行不通,她只能又將目光看向姜厭。
“厭兒你還記得嗎?當初你初來乍到的對這里人生地不熟,是我招待你的,你還記得嗎……”
姜厭冷笑“放心吧,我當然記得了,而且我還記的牢牢的,當初我的確初來乍到,那會可是你告訴我蕭家這樣的高門大戶不是我這樣鄉野的卑賤之人可以踏足染指的,我只會給蕭家蒙羞!”
“她真的說過這樣的話?”
蕭誠怒了,他對著秦質問“當時的厭兒初回皇城,你居然還對她說了這樣的話?!”
那個時候的姜厭剛回來對于周圍的一切本就帶著不安,他幾乎可以想到姜厭滿懷希望的來到將軍府,結果卻聽到了這樣的話那種被戳心窩子的感覺。
她心里該多難受啊?
秦瑤此時眼神充滿恐懼,整個人還在發抖。
“我……我就是嘴上說說可是我的心是好的,當時我不是還給你送了東西,那些衣裳還有胭脂首飾可是都送到了你的手中這些你忘了嗎?”
姜厭冷笑“是啊是啊,送的都是些別人用不上的殘次品,還口口聲聲說我長了張丑臉反正用再好的都是浪費,所以用那些就夠了。”
蕭誠眼神一遍,因為憤怒他的手死死的扣緊輪椅的邊緣“當時你不是說你給厭兒送去的都是上好的綢緞衣裳,首飾也是特意讓人量身打造的嗎?”
“我……”
秦瑤眼珠子不斷的轉著似乎是還在想著自己要怎么反駁,可是剛開口一句完整的話都還沒說出來,她就突然倒在地上身體劇烈的抽搐了起來,整個人口吐白沫。
“她這是怎么了?”
蕭誠詫異的看著秦瑤,只希望她別在這個時候死了,畢竟還有些話得問她。
“她體內的蠱蟲開始反噬了。”
姜厭冷冷的說著,隨后她動作迅速的運轉體內的靈力朝著秦瑤身上就渡了過去。
秦瑤頭一偏,突然嘔出一大口血來,而那血當中赫然還有密密麻麻不斷掙扎的蟲子,因為接觸到了空氣掙扎的愈發兇了。
云銘看到這一幕嚇得趕忙后退了好幾步,結果因為動作太猛扯到了自己現在還疼的頭皮,痛的齜牙咧嘴的。
這時一根翠綠的根須襲來,它小心翼翼的朝著地上的蠱蟲探去,卻還是被小魚兒發現了。
小魚兒冷哼一聲,有些氣鼓鼓的開口道“阿蔓,這些不能吃,否則我就不和你玩了!”
那藤蔓顯然意猶未盡,但是最后還是抖了抖身體縮了回去,它怕小魚兒不和它玩,這個威脅很有用。
蕭誠壓下心中的惡心和驚愕對著姜厭道“這些蟲子……”
“不錯這些蟲子就是蠱蟲名喚血蠱,依靠人的血肉而活,可操控人的心神,也可殺人于無形,秦瑤體內的這些血蠱我看著應該也有些年頭了,少說也得有個二三十年了。”
“二三十年?”蕭誠皺眉“如此說來那豈不是她一開始嫁給我大哥的時候,這些蠱蟲就已經被養在體內了?”
“對。”姜厭眼神瞇了瞇“這蠱蟲在她體內都這么多年了,生死早就和秦瑤已經融為一體,秦瑤若是死了這些蠱蟲自然也得死,這些蠱蟲除非自己找死,否則不可能無緣無故自己反噬宿主。”
蕭梓墨皺眉“所以這個時候讓秦瑤死有什么用?”
“用處自然是滅口咯,防止她說出點不該說的。”
姜厭看著秦瑤突然手中的軟劍為鞭朝著秦瑤就狠狠的打了過去,打的她皮開肉綻,身體宛如一只大肉蛆在地上因為疼痛不斷的翻滾著。
秦瑤此時本就難受這會更是受不了,開口苦苦哀求的拽著蕭誠的褲腿。
“二弟,嫂子知錯了,可是就算我做了不少錯事我嫁給你大哥之后矜矜業業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當年你們上戰場是我守著蕭家還幫你照顧過妻子和你妹妹……”
蕭誠不為所動,秦瑤繼續哭喊“二弟,梓墨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做了那么多錯事是我該死,可是……可我到底是蕭家的人,我并未被休棄不是嗎?而且蕭誠你別忘了當年若不是你救人不及時,你大哥他也不會死!”
說起這件事蕭誠渾身一顫,他大哥的死一直以來都是他的夢魘,每每午夜夢回之時他都自責難當。
秦瑤見狀還以為是自己的話起了作用,她趕緊繼續道“我知錯,我真的知錯,我以后一定改,二弟你幫嫂子勸勸姜厭,就饒了我這一次吧……”
姜厭眼尖這會像是發現了什么,她伸手從秦瑤的頭上一把拿下一把精美的流蘇簪子,拿著看了看之后姜厭冷笑。
“秦瑤你真是好大的一張臉啊,你說你這臉到底有多大才能在戴著我娘的東西時還一口一個懺悔,一口一個知錯?”
蕭誠聞言只覺得耳邊炸開一聲驚雷,這……這竟然是他妹妹的東西!
“厭兒,你給我瞧瞧。”
蕭誠說著看向姜厭手中的簪子。
“舅舅我記得你對我說過,我娘生前是狗極其細心的女子,她最喜歡自己動手做些小玩意,而且這些東西上還會帶著特有的印記。”
姜厭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流蘇簪遞過去。
蕭誠點點頭“對。”
“而這個流蘇簪上刻著一個海棠花印記。”
蕭誠拿過之后,猛然抬起頭。
“這……這簪子的確是當年我妹妹的陪嫁,也是她親手做的首飾,為何會出現在你的手中?”
秦瑤沒想到一把簪子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會壞事,這會早就已經心虛的不行,只能開口胡謅。
“這……這其實是妹妹還未去世前送給我的。”
“不可能!”
蕭誠冷喝一聲,就打斷了秦瑤這一聽就扯謊的話,死到臨頭她竟然還不肯說實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