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禁止避孕!大佬纏我三年抱倆顧眠厲霆深 > 第310章 你真的不知道我喜歡你,對嗎

顧眠震驚地看著他,“你怎么知道......”

“眠眠,我知道的,比你想象中要多。”

“你是怎么知道的?”顧眠追問道,“這件事情,連我師父都不知道!”

“路朗先生是懷疑過你和路月明之間的關系的,但路月明并沒有承認。”

“你怎么會知道得這么清楚?”顧眠蹙眉,“難道是我師父把自己的懷疑告訴你了?”

“你放心,路朗先生對你是真心疼愛的,對你不利的事情,他不會做。”顧行知抽完最后一口煙,將煙蒂踩滅在地上,“我在他的手機里安裝了竊聽器,我自己研發的,能躲過所有檢測的竊聽器。”

顧眠指尖一顫,“所以你一直在竊聽我師父的隱私!”

“眠眠,你不要怪我,我也只是想更好地了解你的事情。”

顧眠強壓下怒意,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問道,“你剛剛說,是我干媽親手殺了柳清俞?”

“是啊。”顧行知笑笑,“是人總有弱點,她孑然一身,原本也沒什么好怕的,只是可惜,她有了你......”

顧眠的瞳孔驟然緊縮!

“你用我威脅我干媽?”

“是啊,我用你試探了一下她,就知道了你們兩個人的關系,只要有你在,想要路月明做什么,她都會愿意妥協的......包括殺人。”

顧眠的眼淚奔涌而出,“你要殺柳清俞,易如反掌,為什么要這么迂回,讓我干媽動手?”

“眠眠,我殺柳清俞,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我要看著厲霆深痛苦。”顧行知勾唇淺笑,“不過他跟柳清俞的感情,并沒有深到哪里去。”

“就算我殺了柳清俞,他也是不痛不癢的,所以我當然要下點功夫。”

“厲霆深并不知道你和路月明之間的關系,柳清俞死在路月明手里,他一定會為母親報仇。”

“以你的性格,他殺了你干媽,你是不可能原諒他的。”

顧眠的心像是被什么東西狠狠一擊,漫出一股鈍痛。

“你一直在布局,不僅要殺柳清俞,還要離間我和霆深,讓他痛苦。”

“你恨厲宏宣和柳清俞,我可以理解,但霆深是無辜的,他根本不知道顧阿姨的事情,你為什么要針對他?”

“他是厲宏宣和柳清俞的兒子,當然有罪。”顧行知笑道,“眠眠,不妨告訴你,我從很久很久以前,就開始布局要對付厲霆深了。”

“很久以前?多久?”

“從你告訴我,你喜歡上了他的那天。”

顧眠怔住,“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是啊,十多年了......”顧行知深深地凝視著她,“眠眠,你知道我早就死在了那天嗎?”

“你知不知道,你喜歡上厲霆深的那天,親手扼殺了我。”

“你這話什么意思?”顧眠的大腦一片凌亂,“我喜歡上霆深,跟你有什么關系?”

“眠眠,你是真的不知道我喜歡你,對嗎?”

“你......喜歡我?”

“是,我喜歡你,一直都喜歡。”顧行知深邃的眼底漫出一抹痛色,“其實我不是在我媽臨死前才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我在很早之前就知道。”

“那年我上四年級,那是一個暴雨的午后,學校提前放假,我回到家的時候,看見一個男人提著褲子從我家出來。”

“我聽見他在打電話匯報我媽是如何賣身,日子過得如何艱難,最后我聽見他叫手機那端的人厲夫人。”

“我以死相逼,讓我媽告訴我真相,她哭著把一切都告訴了我,最后,換成她求我忘記這一切。”

“可可眠眠,換成是你,你能忘得掉嗎?”

“后來我媽染上了艾滋,我們在當地待不下去,輾轉來到你的老家,被外婆收留。”

“我那會兒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你對我那么好,我很難不喜歡上你。”

“可是我生活在陰暗里負重前行,我根本不敢告訴你我喜歡你。”

“我媽看出來了,她告訴我,讓我好好讀書,等將來長大了,就能配得上你了。”

“我也是這么做的,我努力忘記我的身世,忘記那些害我們母子的人,因為她說,要成為一個干凈純粹的人,才配得上那么干凈無瑕的你。”

顧行知的眼淚滑落下來,“后來她還是走了,我的生命里,就只有你了......可是眠眠,你愛上了厲霆深,愛上了害死我媽的厲家人,你叫我如何接受得了?”

顧眠苦笑,“原來,你早就調查過厲家,所以盡管沒見過面,但你一聽到厲霆深這個名字,你就知道他是誰。”

“是,我恨厲家害死了我媽,更恨厲霆深搶走了你,從那天起,我就發誓,我一定會回到厲家,報仇雪恨......”

顧行知抬手抹去臉上的淚,“雖然你和厲霆深,是兩個世界的人,但是無所謂,我會想辦法讓你們有交集。”

“你這么漂亮,這么善良,是個男人都會愛上你的,我會讓厲霆深愛上你,然后失去你,讓他嘗嘗愛而不得的痛苦。”

“于是我就開始著手籌備,寫下了那本日記。”

“你說什么?”顧眠震驚,“那本日記,是你在那個時候準備的?是你故意寫的?”

“沒錯,我原本是計劃上大學期間回到厲家,厲老夫人善良,知道我是顧婉柔的兒子,一定會護下我,然后我會帶你去厲家,讓你跟厲霆深認識。”

“可是沒想到,柳清俞會直接對我下手,我命不該絕,沒死在她手里,流落到了緬北。”

“你在緬北混得順風順水,而且你應該早就知道我嫁給厲霆深了吧?”顧眠問道。

“是啊,我沒想到,就算沒有我的牽線搭橋,你也會認識厲霆深,并且那么順利嫁給了他。”顧行知自嘲一笑,“眠眠,不得不說,厲霆深就是比我幸運。”

“他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包括你。”

“既然你們已經結婚,我也不急著回國了,索性留在緬北先賺錢,畢竟要想收拾厲家,需要不少錢......”

顧眠淚流滿面,“原來,我自以為最親近的家人,在那么早之前,就開始計劃著利用我對付厲霆深了。”

“你的計劃,是讓厲霆深愛上我,再失去我,令他痛苦。”

“可是行知,你明知道我喜歡他,明知道他痛苦的同時,我也會痛苦,可是你絲毫沒有想過考慮我的感受。”

“你所有計劃的前提,是利用我,犧牲我......”

“眠眠,我很抱歉。”顧行知看著她,“我沒有別的選擇。”

“你不是沒有別的選擇,而是因為,我是一個可以被你現成利用的工具。”顧眠眼底的痛色被一抹寒意取代,“你成功了,那本日記,讓我和霆深有了誤會。”

“你利用我威脅我干媽,讓她殺了柳清俞,霆深殺我干媽報仇,導致我和霆深反目,分開三年,也痛苦了三年。”

“行知,你成功了,你對霆深報復得非常成功......而我對霆深的喜歡,卻是害了他。”

“如果我沒有愛上他,就不會嫁給他,他就不會有軟肋被你擊中!”

“眠眠,你后悔嗎?”顧行知眼底閃過一抹期待,“你是不是后悔愛上他?如果你沒有愛上他,他的確可以不用經歷這一切。”

“但凡你沒有愛上他,我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不會找厲家報仇,我們會在一起,會結婚生子,過最安穩平靜的生活,那也是我媽媽最期待看到的樣子。”

“我的確很后悔,但不是后悔愛上霆深,而是后悔沒有早點看清你的真面目!”

“轟隆”一聲!

一個悶雷在頭頂響起!

原本就陰沉的天空烏云密布。

兩個人隔著一米左右的距離對視著,氣氛劍拔弩張。

顧行知摸出一根煙點上,“眠眠,你今天來找我,不可能沒有任何準備吧?”

“如果我沒猜錯,這周圍應該有人待命,甚至是狙擊手吧?”

“是,既然知道你有問題,我自然不會讓自己冒險。”顧眠冷然道,“行知,你去自首吧。”

“我為什么要自首?”顧行知淡然道,“就算剛剛你在錄音,也無所謂。錄音是不能作為呈堂證供的,你不知道嗎?”

“你以為,你不自首,我們會放過你嗎?”顧眠道,“我只是最后看在顧阿姨的面子上,勸你自首。”

“以霆深的手段,在牢里,比落在他手里強。”

“眠眠,我既然早早開始布局,當然有足夠的信心,讓自己立于不敗之地。”顧行知吐出一個煙圈,“眠眠,你不會動我的。”

“你憑什么這么覺得。”顧眠看著他,“我現在只要一個手勢,你就會命喪于此。”

顧行知淡然一笑,“如果我告訴你,路月明沒死呢?”

“你說什么?”顧眠怔住,“你再說一遍!”

“眠眠,路月明是你干媽,我怎么忍心傷害她讓你難過呢?”

顧眠雖然震驚激動,但也知道他的目的,冷靜地開口道,“你留她的命,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此刻東窗事發后,能用她威脅我。”

顧行知不置可否,“眠眠,你很聰明,從小就聰明。”

顧眠閉了閉眼,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要怎么樣,你才能放了她?”

顧行知抽了一口煙,“用厲霆深的命,來換路月明的命。”

“你明明知道不可能。”顧眠冷然道,“我不會讓你動霆深一根頭發。”

“你不是恨霆深嗎?那用我的命,換我干媽的命。我死了,霆深會痛不欲生,你的目的就達到了。”

“眠眠,你為什么會覺得,我舍得讓你死呢?”顧行知一臉痛色,“你知不知道,我對你的愛,不比厲霆深少......”

“顧行知,你真是可悲,都到這個局面了,你還在自欺欺人。”顧眠戳穿他,“你愛的從來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說不定連你恨霆深,都是拿我愛上他當借口。”

“因為于情于理,你都應該只恨厲宏宣和柳清俞,顧阿姨的悲劇跟霆深無關。”

“而你卻扭曲地把恨意發泄在霆深身上,你這么做,和當年柳清俞不去怨恨厲宏宣,而去對付顧阿姨有什么區別!”

“你給我閉嘴!”顧行知突然怒喝一聲!

豆大的雨點砸落而下,很快將兩個人的身體打濕。

但是誰都沒有離開避雨,只是無聲地盯著對方的眼睛。

保鏢匆匆趕來,為顧眠打傘。

顧眠看著站在雨中的男人,笑道,“顧行知,你的溫潤、謙和、善良都是偽裝的。此時此刻才是真實的你,陰鷙、狠毒、扭曲。”

“顧阿姨在天上看著,一定失望透頂,她給你起這個名字,希望你知行合一,你違背得很徹底。”

顧行知閉上了眼睛,“眠眠,你不要逼我......”

“這也是我想對你說的,顧行知,不要逼我。”顧眠一字一句地開口道,“你敢碰我干媽和霆深,我就敢跟你同歸于盡。”

顧眠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坐上車后,保鏢立刻遞上毛巾和毯子,“太太,先擦一擦吧。”

顧眠拿著毛巾擦頭發。

“太太,顧行知和您說什么了?”保鏢問道,“您的臉色很難看。”

顧眠只安排人在暗中保護她的安全,并沒有讓保鏢聽到他們的對話。

“沒說什么。”

“那我們應該怎么跟厲總匯報?”

顧眠思忖片刻,開口道,“不用你們匯報,我自己跟霆深說吧。”

“是。”

......

晚上,厲霆深回到主臥的時候,顧眠不在。

他直接去了書房,看見顧眠正在電腦前忙碌。

“有工作?”

顧眠彎了下唇角,“好了。”

她合上電腦,跟著厲霆深回到主臥。

剛走進浴室,厲霆深便跟了進來。

“你干嘛?”顧眠問道,“我洗澡。”

男人眸光沉沉,“一起。”

花灑下,兩個人擁吻在一起。

熱水順著兩個人糾纏的身體沖刷而下,浴室里很快氤氳起了霧氣,朦朧又曖昧。

顧眠被吻得透不過氣來時,厲霆深才離開她的唇。

然而下一秒,男人便將她按在玻璃上,一舉占有。

顧眠仰著頭,眼淚涌出,跟水珠混在一起落下。

等稍稍適應,顧眠主動吻住了男人的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