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季以檸沈肆 > 第250章 承諾什么我都不可能放過你!

沈宴之僵在原地,宛如一尊雕塑。

“沈總……”

“我去找以檸,我不信她會出事!”

沈宴之將手機塞回楊宇懷里,轉身快步朝電梯走去。

楊宇連忙攔住他,“沈總,待會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國際會議,你現在不能離開。”

那個國際會議關系到公司的一個大合作,要是沈宴之這時候爽約,一定會得罪對方。

沈宴之臉色鐵青,垂在身側的手不自覺握緊,眼里閃過掙扎。

過了一會兒,他深吸一口氣,轉身朝辦公室走去。

“你盯著警局那邊,要是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

走到辦公室門口,沈宴之正要推門進去,突然想到剛才秦知意給自己發的那條莫名其妙的短信。

他臉色變了變,猛地轉過身,“立刻去查秦知意現在人在哪兒!”

他拿出手機撥通秦知意的電話,通了但是一直沒人接。

深市東部的江邊。

一身黑色衣服的男人拖著一個行李箱獨自走在馬路上,他身后的行李箱里突然發出一陣手機鈴聲。

男人皺了皺眉,朝周圍看了一下,沒看到有其他人,迅速拉著行李箱離開。

不多久,就到了江邊。

男人在行李箱上綁了一塊大石頭,隨后將行李箱丟進江里,很快行李箱跟石頭一起飛快沉了下去。

又在原地等了一會兒,男人這才轉身離開。

……

電話自動掛斷后,沈宴之神色冰冷地看著手機,又發了一條信息過去。

【秦知意,要是以檸的車禍跟你有關,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他放下手機,拿起文件開始看。

不到半個小時,楊宇就回來了,不過臉色很難看。

“沈總,我聯系不上秦知意,派人去她家看了也沒有人。”

“什么?!”

沈宴之心一沉,怒道:“立刻查她的手機定位,一定要盡快找到她!以檸的車禍說不定跟她有關!”

季以檸剛發生車禍,秦知意就失蹤了,他不信有這么巧的事!

“好的,沈總,我馬上去!”

等沈宴之開完會,楊宇立刻去辦公室匯報,“沈總,秦知意的手機已經關機了,沒辦法定位到。”

“那就去查她最后出現在哪!然后繼續查!必須把人找出來!”

季以檸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雙手雙腳都被綁在椅子上。

四周一片漆黑,滿是灰塵和發霉的味道。

足足過了好一會兒,季以檸的雙眼才適應黑暗,勉強能看清周圍。

她所在的應該是某個地下室之類的地方,估計就算是呼救也沒用。

季以檸垂下眸,思索著綁架自己的人到底是誰。

腦海里蹦出來的第一個名字就是秦知意,畢竟秦知意本來就厭惡她,之前又被沈宴之逼著跪在小區門口求她原諒,秦知意的嫌疑是最大的。

不過……秦知意有本事能找到那些人來綁架自己?

她昏迷前,那個拽住她車門的男人明顯是個練家子,想要找到這樣的人不僅要有錢,還要有渠道。

就在季以檸胡思亂想間,地下室的門被打開了。

光線從外面透進來,一個戴著口罩的男人踩著臺階走下來。

季以檸看著他,心不自覺提了起來,“你是誰?為什么要綁架我?”

她表面鎮定,其實心里已經亂成一團,畢竟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綁來這里的,而且也不知道對方到底要做什么。

男人沒說話,沉默著走到她面前,拿出一個饅頭遞到她面前。

既然肯給她吃的,說明不打算殺她,或者說現在不打算殺她。

季以檸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抬頭看著男人的眼睛,“你綁架我是為了什么?為了錢?還是別的?又或者,你是聽別人的命令?”

說到最后的時候,季以檸明顯看到那個男人的瞳孔猛地一縮,心里也確定了對方是某個痛恨她的人派來的。

“你吃不吃?”

男人開口了,聲音沙啞,看著她的目光也沒有絲毫溫度。

“對方給你多少錢,我給你雙倍,而且,綁架我的人,應該就是秦知意和祁若雨中的一個吧?”

除了她們兩個,沒有人有動機莫名其妙地綁架她。

看到男人眼底的情緒再次波動,季以檸知道自己猜對了。

“我可以給你雙倍好處,只要你放……”

話還沒說完,男人就將手里的碗狠狠摔在地上,瓷器飛濺,在季以檸的腿上劃過,霎時鮮血就涌了出來。

“不吃就閉嘴,你承諾什么我都不可能放過你!”

他女朋友和孩子的命還握在祁若雨手上,怎么可能放了季以檸?

男人憤怒地丟下這句話,隨即直接轉身離開。

“砰!”

地下室的門關上,也隔絕了外面的光明。

想到剛才那個男人離開的時候,沒有把碗的碎片帶走,季以檸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肚子的方向。

如果這個孩子真的留不下來,只能說明確實跟她無緣。

想到這兒,季以檸一狠心,身體直接往旁邊倒去。

下一秒,她帶著椅子狠狠摔在地上,身上傳來劇痛,季以檸卻沒心思去想,用膝蓋抵在地上往剛才她看到離她最近的那塊碎片以一種怪異的姿勢蠕動。

不知過了多久,季以檸已經是滿身的汗,終于拿到了那塊碎片。

她捏著碎片,用力割著綁在自己手上的繩子。

因為太過用力,碎片割破了她的手指,但她卻像是不會疼一般,沒有絲毫要停下的意思。

終于,綁在手腕的繩子一松。

季以檸連忙用同樣的方法把綁在腳上的繩子割開,隨即在地下室摸索最尖銳的那塊瓷器碎片捏在手里,輕手輕腳地往上走。

走到地下室門口,她握住門把輕輕拉了一下,門沒動,看樣子從外面鎖住了。

她將耳朵貼在門上,卻沒有聽見任何聲音。

季以檸緊緊捏著碎片,放緩呼吸,準備等那個人下次再來的時候直接沖出去。

另一邊,楊宇調查了秦知意最近的手機通話后,終于發現了不對勁。

秦知意最近頻繁跟一個以前從來沒聯系過的號碼聯系,那個號碼顯示的名字是聶氏的一個員工。

楊宇立刻把這個發現告訴沈宴之,聽完后沈宴之沉著臉沒有說話。

秦知意跟聶維清沒有絲毫來往,她更不應該認識聶氏的員工。

而且,他們是突然聯系。

想著想著,沈宴之突然瞪大雙眼,咬牙道:“去查那個手機號是不是祁若雨在用!”

七……祁?!

想到這個可能,沈宴之立刻神色憤怒地撥通了沈肆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