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絕色毒醫王妃 > 第四千三百八十四章 安撫家人
    “可算是回來了!怎么樣?麥家那邊有沒有人為難你?”

    葉凌芳走過去,眼神之中還帶著幾分未曾散去的擔憂。

    林夢雅看向葉姨,又看向家里的其他長輩們,笑了笑,說道:“幸不辱命。”

    另外兩個人也裝不下去了,忙把棋子一扔,也緊跟著過來,聽她講去麥家的經過。白蘇已經貼心地給她拿過來一杯溫熱的茶水,林夢雅喝了一口潤潤喉,剛要開口,方姨就一把奪過她的手背,看著那上面的青紫,整張臉如同寒霜一般,聲音還帶

    著幾分薄怒。

    “這是誰做的?難道他們打你了?豈有此理!我霍家的女兒什么時候輪得到他們如此羞辱了?等著!我這就清點人數打上門去!”

    沒有問她是非曲直,也沒有問是不是她做錯了什么。

    總之誰敢動她,方姨都會無腦護。

    林夢雅這才知道,原來熊孩子就是這樣養成的,嘿嘿,要是可以的話,誰不想當一個熊孩子呢?

    她立刻把方姨安撫了下來,說道:“沒事沒事,母親你先別生氣。”

    隨后,她趕緊把事情挑要緊的說了一遍,尤其是她受傷的原因。

    “啊呀!居然有如此可惡之人,這不是要斷人家女子的生路嗎?”容姨有些難以置信的感慨道。

    作為海港城的外來媳婦,葉姨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恨得咬牙切齒。

    她當初嫁入夏家,這樣的算計不知躲過多少,可最后她還是沒防備住葉家對她下的黑手。

    這么多年的苦楚,如今都化作了一汪汪血淚,令她這一輩子都忘不了!

    所以聽到這樣的事,她比任何人都要激動。

    “這人實在是狠毒!捉出來千刀萬剮都不解恨!”

    方姨跟容姨也是心有戚戚焉。

    她們本身還算是幸運,這些年來并未受到多少刁難,可身邊的人卻也不都是如她們一般幸運的。

    這樣的事情,她們看過了不少,自然也有些感同身受。

    林夢雅又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現在麥家那邊估計已經查出了一些眉目,無論這個人是誰,麥家都不會讓這人好過。”

    葉凌芳點點頭,其實她私底下還是挺欣賞麥夫人的。

    兩個人并無私交,至于之前的那些矛盾,也都是一些家族之間的利益爭端。

    現在她已經跟夏子昂和離,手中的生意也都跟夏家分割開來,是以兩人應當沒了太大的矛盾才是。

    何況兩人都只有一個女兒,又都如珠似寶地養大,所以在某些方面來說,兩個人還是有些惺惺相惜的。

    如果會館開業麥夫人能來的話,那她倒是想要找機會跟對方化干戈為玉帛。

    不過,方姨在確定麥家沒打林夢雅之后,心氣還是有些不順。

    旁人不知道,但她很清楚雅兒的這一雙手到底有多金貴!

    全家上上下下,包括三個崽崽都知道娘親的手很厲害,都要保護娘親的雙手。

    如今被人意外傷到了,她如何能不生氣?

    葉姨跟容姨也表達了一番關心,林夢雅都一一回應,表示自己目前一切都好,無須擔心。

    等到葉姨跟容姨都離開后,方姨默默地取出一盒藥膏,正是林夢雅給每個人都準備的活血化瘀的傷藥。

    又把她的雙手放在自己的膝頭上,取出一些藥膏,在她的手背上細細地揉。

    “方姨別忙了,我自己來就好。”林夢雅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在她看來這傷并不算太嚴重。

    但方姨卻很堅持。

    “疼不疼啊?要不要我再輕一點?”

    她心疼得差點掉眼淚,一邊輕輕地吹著風,一邊給林夢雅繼續上藥。

    “沒事,不疼。”林夢雅還沒說什么呢,就看到方姨的眼圈都紅了。

    “麥家的小姐有人護著,我們雅兒也有人護著的!傷得這么重,要是你娘看到了該有多心疼啊!”

    在這一刻,方姨只恨自己不是林夢雅真正的母親。

    林夢雅之前不覺得如何,可現在,她的心里居然覺得有些發酸。

    老老實實地不再動彈,任由方姨給自己涂抹上藥膏。

    兩人之間雖沉默,卻不顯尷尬,只是有些淡淡的,帶著幾分溫馨的情感在兩人之間流動著。

    “好了。”

    方姨把林夢雅的手翻來覆去地查看,確定每一寸都被藥膏覆蓋上了,這才放下心來。

    林夢雅垂下了眸子,抿了抿唇。

    倒是方姨看到她這副乖巧的樣子,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頭頂。

    “雅兒,我雖不是你的母親,但我也希望無論何時,你都要先想著保護自己,好嗎?”

    林夢雅點了點頭,今天雖是一場意外,但也是她疏忽了。

    如果她一直保持警惕的話,或許就不會受傷。

    方姨的心已經軟成了一團 了一團。

    或許最開始,她們之間的關系只是源于一場交易。

    但正所謂患難見真情。

    現在的她,只是單純地把雅兒當成一個小輩來看待。

    不管雅兒是什么身份,她這個當長輩的,都理應擋在孩子們的面前,為他們遮擋一切的風險。

    哪怕,她早已經力不從心。

    但這就是一個母親的本能反應。

    當晚的餐桌上,所有人在看到林夢雅手上的青紫后,面色不約而同地變得有些嚴肅起來。

    好在,林夢雅及時意識到了氣氛緊繃的原因。

    無奈地嘆了口氣,家里都是一群護短狂魔,有時候也挺無助的。

    于是,她趕緊解釋了幾句,但大家的臉色也沒好到哪里去。

    尤其是清狐跟小玉。

    這陣子兩人是如魚得水,已經把海港城內的基本情況摸了個遍。

    如今聽到有人居然敢欺負到他們在乎的人頭上。

    那正好,檢驗他們能力的機會到了!

    林夢雅只淡淡地瞥了一眼,就立刻出聲阻止道:“最近全家忙著籌備開業,誰也不許私下里做什么太大的動作!”

    有了的她的話,清狐跟小玉就算是想要做什么,也得先按捺住。

    不過,開業之后再去不就行了?

    好不容易吃過了一頓飯,林夢雅回到房間之后,連續迎來了好幾撥人的探視。

    她真的很想告訴大家,自己只是皮肉傷而已,甚至因為她的藥膏比較管用,現在都已經不疼了。

    所以真的不要讓她有一種自己已經癱瘓在床的錯覺啊!

    但沒辦法,這都是大家伙的好意,她真是一點都拒絕不了。

    總算是送走了最后一撥,說了太多話的林夢雅只覺得口干舌燥。

    幸好此時龍天昱拿著一碗煲好的雪梨湯過來,林夢雅頓時覺得真的救大命了。

    拿起來就猛喝了好幾口,清甜的梨子汁很是解渴,喝下去的瞬間,立刻滋潤了她干渴的喉嚨。

    “慢一些,這里還有。”龍天昱輕聲說道,又從罐子里面給她盛了一碗。

    林夢雅一連喝了三小碗,這才終于緩了一口氣。

    “果然!還是我家夫君最靠譜了!對了,你沒有背著我讓人去麥家搞事情吧?”

    林夢雅的話,雖然沒讓龍天昱神色有任何的變化,但知夫莫若妻。

    這家伙,能這么淡定,說明肯定有古怪!

    “沒有,再喝一碗么?”

    龍天昱淡淡地回應道,只是埋在眼底的寒霜,卻并未讓林夢雅忽視掉。

    她猛地撲過去,雙手捧住了對方的臉。

    絲毫不吝嗇地在他的左右臉上各親了一口,然后,才笑嘻嘻地說道:“現在消氣了沒有?哎呀,我真的沒事,現在已經不疼了。”

    龍天昱垂下眸子,似乎是在盯著她紅潤的雙唇,片刻之后,才輕聲吐出了一個字。

    “嗯,我知道。”

    “那你還在生什么氣?”

    “我沒生氣,只是,我不會原諒任何一個傷害你的人。”

    這是他的執念。

    林夢雅有些無奈,但更多的卻是心里溫軟的甜。

    把自己的身體也送入了他的懷中,林夢雅對著龍天昱勸說道:“那你答應我,別把事情弄得太大,好嗎?”

    今天純粹是一個意外。

    而且對方的目的也并不是她,否則也不會這么輕易得手。

    她雖然會保護自己,但她沒辦法保證自己一輩子不出現任何意外吧?

    終于,在她的親親貼貼的攻勢下,龍天昱眼底的寒意悄然散去。

    是夜,他輕輕地攏住了林夢雅的手,護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眸子里放肆的深情甚至帶著幾分偏執。

    這是在人前他永遠需要克制的情感,只有在漫漫長夜之中才能自由放任。

    為了她,自己可以永遠地困住心中的那頭野獸,但他卻不允許,有人傷害自己的此生摯愛!

    

    此時的麥家,麥夫人親自哄著女兒入睡。

    雖然在女兒大了之后,母女兩個就鮮少有這樣睡在一起的機會,但其實母女兩人之間的感情一直都很親密。

    今日女兒受到了這樣大的驚嚇,雖然并未表現出來,但作為一個母親,她也絕對不會放任女兒去面對恐懼。

    就像是女兒小的時候那樣,她輕輕哼著童謠,輕輕拍著女兒的背,讓女兒在自己的懷中入睡。

    看著女兒酣睡的側臉,麥夫人的心,卻是一點點變得強硬了起來。

    確定女兒睡熟了,她這才輕手輕腳地離開了女兒的閨房。轉眼之間,她眉目之中帶著些許的冷意,不再是一副慈母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