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件事情,一定會過去的。”席九擎仿佛在向她保證似的。
喬知夏心緒萬千,可這一刻,卻不知道還能跟他聊什么,她不想給他制造更然的恐慌了,于是,她輕聲道:“我就不跟孩子們聊了,你早點帶他們休息。”
“嗯,晚安。”席九擎掛了電話,回過頭來,兩個小家伙眨著烏黑的眼睛望著他,席暖暖把手里的青菜葉子塞進她的小嘴巴,含糊問道:“爹地,你為什么這么急就掛了媽咪的電話?我和哥哥還沒跟她說話呢。”
席瀟墨也皺起小眉兒,有些不高興:“就是,我還想跟媽咪說幾句呢。”
席九擎趕緊上前安撫道:“寶貝兒,不是爹地要掛,是媽咪這會兒有急事要處理,她說了,等忙完了手邊的事,就會給你們打電話的。”
席暖暖小臉更急了起來:“爹地,現在媽咪很忙嗎?那我們要不要一起去幫她呀?”
席九擎伸手輕撫著她的小腦袋說道:“我們過去找她,不僅不能幫到她,還會給她填亂,你要相信媽咪,有能力處理好手邊的事。”
兩個小家伙聽的一知半懂,可是,爹地那么寵媽咪,他都說不用去,那可能真的不需要他們兩個小家伙去幫倒忙吧。
“那好吧,那我們就跟著爹地去玩。”孩子們立即懂事的點點頭。
一個小時后,收拾好兩個小孩,哄睡了他們,席九擎就端著一杯酒,坐在沙發上,旁邊站著他的助手聶鋒和保鏢隊長。
“席總,我剛才得到一些消息,就在這邊一家會所,發生了槍戰,好像是說有幾個境外在逃的犯人,被捉拿歸案了。”聶楓跟著過來,可不是來這邊放松旅游的,不管在哪里,聶楓都要做不完的工作,查不完的信息。
席九擎冷哼一聲:“想必這幫人,就是林息年花錢雇來的吧。”
“林息年為什么要雇這幫境外人員,他想干什么?不會是趁著席總來的吧。”保鏢隊長也十分的擔心,立即嚴肅了表情。
“應該不是,他現在的主意力不在我身上。”席九擎把酒杯放下:“他的對象,可能是我老丈人。”
聶楓一聽,不由的一抖,下一秒,他喜道:“席總,你表現的機會來了。”
席九擎奇怪的撇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說,我去端了這幫混蛋?”
“我們帶的人手足夠,而且,我們在暗,他們在明,我覺的有這個把握。”聶楓立即一振精神,十分自負的說道。
席九擎卻搖搖頭:“不,現在還不是我表現的時候,我相信有人在布局,我不能出面打擾,否則,會闖更大的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