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龍嘯九疆 > 第1271章 前世今生
“什么?!怎么回事!”
不待秦江詢問,魏嵐便是大驚失色道。
羅婧璃,說是她師父的小姨子,其實在她心中,羅婧璃就是師父的第二個老婆,師娘!
她從八重天回來,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羅婧璃,可她卻去世了?
趙同甫嘆息一聲,回道:“元南依醒后,羅老太太說想休息一會,等到下午,陳近南想叫她吃飯,推門才發現,羅奶奶已經自絕在床上了
“手里還拿著老劍神送她的一個花環......”
話落,魏嵐已經泣不成聲,不停擦拭眼淚道:“世間文字八萬個,唯有情字最傷人,她還是沒有放下......”
秦江也很難受。
他親眼見過羅奶奶有多愛師爺,也知道那個花環的來歷。
老劍神去白帝城時,曾陪羅奶奶玩了一天,在滿山花海中,背著羅奶奶到處跑,還給她編織了一個花環。
沒想五年過去了,這個花環都枯萎成一圈干枝了,她還留著。
若不是受自己所托,老劍神隕落那一天,羅奶奶恐怕就會隨他去了。
“江兒,我不想讓你羅奶奶下輩子那么苦了......”
“媽,你放心,我會給伏月說的,包括林清婉的父親林霸天,我去二重天時,他已經轉世,但伏月答應過我,一定會查到他輪回到了誰的人家,我會讓他一輩子衣食無憂,比這一世站的更高
秦江保證道。
確定元南依無事后,安葬完羅婧璃老奶奶,秦江去了趟涼州。
由于元神剝離,沈如霜和蘇天薇雖然被秦江救活,但失去了以前的記憶。
不過,這對雙方來說,不妨是一件好消息。
世人也心照不宣的不再兩人面前提及過去。
沈如霜回了魔都,蘇天薇回到了蘇正和身邊。
涼州軍務和攝政王的頭銜,秦江在第一時間卸任了。
雖然小國主極力挽留,但秦江實在不想操心這些事了。
至于景陵,也沒必要討論關閉或者開著了,人間有夜天帝鎮守,就這樣開著吧。
清一派活下來的紫-陽天人幾人,返回了天界。
夏國活著的散修們,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修煉地。
至于倭國,米國,這些敵對國家,就在秦江離開涼州時,他們的總統先后給護龍閣打來了電話。
愿意歸還百年前從夏國掠奪的文物,還想前來夏國請罪,商討針對夏國賠償的問題。
這些蕓蕓種種,秦江不愿意再操心,交給了血帝,只囑咐了一句——單單賠款不行,每個國家的罪魁禍首都要死罪。
至于倭國,棒子國,米國三個國家,血帝打算再血洗一遍他們的高層,為夏國死去的百姓報仇。
秦江沒有干預,隨他去了。
.......
五個月后。
一片浩渺的海域上,七座島嶼如同明珠般鑲嵌,每顆都散發著迷人的光芒,宛如仙境降臨人間。
七座島,如七位優雅的舞者,其沙灘潔白如玉,細軟如綿,與碧藍的海水交相輝映。每當夕陽西下,金黃的余暉灑在沙灘上,猶如鋪滿了碎金,令人陶醉。
這里是大惡永久居留地,而最中間一座島尤為巨大和優美。
群山峻嶺,蔥郁繁茂,山間的溪流潺潺,滋潤著滿山的綠意,鳥兒在林間歡快地歌唱,生機勃勃。山巔云霧繚繞,仿佛是仙人隱居的秘境。
這里有五棟豪華別墅,而沙灘邊,正在舉行一場婚禮。
參與者有小國主,中樞護龍閣六位長老,還有近百位秦江認識的手下或者朋友。
金色的陽光灑在綿延的沙灘上,猶如灑下一片璀璨的珍珠。
秦江身著一襲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英姿颯爽,嘴角掛笑。
魏嵐面帶欣慰的笑容,坐在精心布置的觀禮席上,眼神充滿了對兒子的驕傲和祝福。
十三個美麗的女孩,周紅顏,林清婉,何綺文,元南依,白若南等七姐妹,身披純白的婚紗,如同海洋中的珊瑚,各自獨特,卻又和諧共生。
她們步伐輕盈,沿著鋪滿海螺和貝殼的走道緩緩走向秦江,每一個微笑,每一次眨眼,都洋溢著幸福的氣息。她們的出現,如同海浪拍打在岸邊,每一次沖擊都是對新人最誠摯的祝福。
“秦江,如果我們都老了,你還愛我們嗎?”周紅顏看著秦江為她戴上戒指,柔聲道。
林清婉等人也朝秦江看來。
“你們怎么會老呢?我們還有幾千個世界沒去探索,一起問長生呢
“若南還好,她已經是陸地神仙境界了,我和清婉都是凡人,能行嗎?”
“當然可以,只要愿意開始,什么時候都不晚,不過,這幾年,你和清婉得給我生個寶寶才行哦......”
“討厭呢!”
五年后。
秦江趁小糯米放假,領著她環游夏國名山。
陳羽凰本不想跟隨,奈何小糯米不愿意,三人來到了一處小村落,碰見了三個五六歲的小女孩。
男孩約摸六歲,兩個女孩一個七歲,一個五歲,是一對姐妹。
“嘿!哈!我要努力修煉劍道,哼哼,夜天帝算什么?我將來會走出自己的一條劍道之路,打服各大門派,超越夜天帝!”男孩揮舞著手中的小木劍,有模有樣的耍了幾招。
七歲的女孩陪在身邊,不停鼓掌,眼中全是喜歡。
而五歲的女孩有點靦腆,想靠近,但看著姐姐和小男孩如此親密,她又停下了腳步,捏著衣角,紅紅的小嘴唇不停抿著。
秦江笑了笑,朝小男孩走去,附耳在他身邊說了幾句。
“真的?”小男孩猛地朝五歲小女孩看去。
秦江笑著點了點頭,并將一把羊骨劍遞到了小男孩手中。
“小璃,你過來,從今天開始,你們兩個就是我的撐傘人,等長大了,咱們三人一孤舟,一劍驚雷起,八百蛟龍驚!”
小男孩拉住了五歲小女孩的手,和她姐姐的手重疊,他的小手隨即壓在了兩人手掌上。
秦江笑著點了點頭,領著小糯米離開。
“你給他說什么?”陳羽凰有些好奇的問道。
秦江回頭看了眼小男孩手中的羊骨劍,意味深長的笑道:“沒什么,只是給他講了一個故事......”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