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女神的合租神棍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我著急下一場
    秦寧的話宛如一柄鋒利的寶劍,直接插在了武德的心頭上。

    武德所有的計劃,全部是基于許敬深能活的好好的前提。

    為此他甚至都同意了大長老一脈剝奪許敬深少掌門身份的提議,并且令其面壁思過數十載,為的就是能弱化許敬深的存在。

    他很清楚。

    被一個女人接二連三的捅腰子,還被秦寧給耍的名滿天下,許敬深幾乎沒可能在以正規手段登頂昆侖掌門的寶座。

    只能走一下捷徑。

    所以武德在和菩提宗商討安天大會之時,就已經定下了借此鏟除大長老一脈的計劃。

    可如果許敬深撲街了……

    武德一時間竟然還有些許的迷茫。但很快,武德便是冷靜下來,只是還未說話,卻又聽秦寧道:“其實我很好奇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許敬深那腦殘玩意真就非他不可嗎?換一個,哪怕身體殘疾

    點的,也比他強吧?”

    武德臉皮子一陣抽搐。

    如果有別的選擇,他也不想把所有的賭注全都壓在許敬深的身上。

    可若想強壓天相門一頭,在他碰到的后輩弟子之中唯有許敬深有這個上限。

    “休要在此胡說八道!”武德冷聲道:“秦寧,今日你死期……”

    話還沒說完,秦寧又是道:“我知道你很急,但你不要急,你現在這么能耐,蓮花峰這混亂天機顯然擋不住你,不如你算算先?”

    武德目光陰冷。

    死死的盯著秦寧,不見有別的動作。

    但沒多久后。

    他雙眼卻是赤紅的一片。

    須髯輒張。

    一張老臉上通紅的一片,怒火宛如實質一般,好似要捅破了這天際。

    秦寧不動聲色的退了幾步。

    但是武德卻是處在了暴走的邊緣,怒喝道:“秦寧!我今日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他宛如瘋了一般。

    只大手一按。

    那大長老一脈以身為陣所化的鋒利寶劍,如疾風驟雨般向著秦寧便是鋪天蓋地襲來。

    秦寧不滿道:“你他媽沖我發什么火!弄死他的又不是我!”

    嘴里嚷嚷叫罵的不停。

    秦寧腳下不敢有絲毫停留。

    瘋癲的武德。

    那實力絕對是一頂一的。

    他就算是能硬抗,事后真要受重傷不可。

    這種虧本的買賣,他自然是不會干的。

    只腳下如生風一般,秦寧上躥下跳那叫一個利索。

    玄靈天大陣的確很厲害。

    大陣結成,好似是帶著煌煌天威,只壓的整個蓮花峰都好似隨時會崩塌一般。

    但秦寧卻并未有太多畏懼。

    畢竟玄靈天大陣他也會。

    對于此陣了解,他自認為不比武德差到哪里去,只不斷躲閃間,嘴里還笑道:“武德,你是不是年紀大了手腳不利索了?我就站在這你都打不著?”

    武德更怒。

    眼中兇光閃爍。

    在出手是更加狂躁。

    但就是如此,卻讓秦寧更是如魚得水一般。

    畢竟對于秦寧來說,他最擅長的就是把敵人搞的失去理智,然后趁機占盡先機優勢。

    “堂堂天相門掌門!難道就只知道抱頭鼠竄嗎?”武德眼見攻擊并未得手,怒道:“秦寧!你是看不起你天相門列祖列宗嗎?”“哈!”秦寧笑道:“武德,我等修道中人講究的是隨心所欲,若是事事都跟你一樣,每天算計來算計去,那還修什么道?你一把年紀了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嗎?你


    真該好好學學我。”

    眾人聽的臉皮子一陣抽搐。

    畢竟要論算計人心。

    放眼整個玄門還有佛門,能比得上你們師徒二人的,還真沒出生呢。

    武德氣的氣息不穩。

    而秦寧在嘴炮攻擊之時,心思卻是沒有分毫放松,只見武德氣息紊亂之時,便是毫不猶豫悍然出手。

    手中龍頭杖上金光大盛。

    一道凜冽斬龍氣勁,輕而易舉的穿過那層層利劍,直取武德眉心。

    但也就是此時。

    異變突生。

    但見四周那玄靈天大陣所衍利劍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連自己打出的斬龍氣勁都是不見了蹤影。

    四周瞬間寂靜。

    秦寧臉色稍稍一變。

    在看那武德,哪里還有剛才氣急敗壞的架勢,只一張臉冷漠異常。

    “糟糕!”

    秦寧呢喃了一聲。

    轉身便是想要離去。

    但卻發現自己竟是動彈不得,只掙扎間,一道道鐵鏈卻是出現在了他的身上,將他牢牢的鎖住。

    “我剛才就說過,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句導氣術口訣,但足夠對付你了。”武德平靜道:“看來你并未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秦寧臉色陰郁:“你要殺我?”

    武德隨手一揮。

    很快那纏繞在身上的一道鐵鏈卻是化為一只巨蟒,直接撕咬在了秦寧的后頸上。

    “唔!”

    秦寧雙目圓睜。

    而此時,被算計此時虛弱不堪的玄門一眾掌門卻是心慌不以。

    畢竟秦寧要是玩完了。

    那自己等人還能有活路?

    王越峰更是急道:“武德!你今日若是真敢殺秦寧,玄門上下定要與昆侖不死不休!”

    武德冷聲道:“爾等皆死,又有何懼?”

    王越峰臉色更為慘白。

    而這時,一聲佛號忽然響起,但見了正雙手合十,腳踏蓮花:“阿彌陀佛,武德掌門以大智慧除魔衛道,令貧僧欽佩!”

    “了正!”王越峰咬牙切齒道:“你們菩提宗想要出爾反爾嗎?”

    了正卻是悠然道:“王居士此言差矣,爾等受那天闕邪魔所染,早以墜入魔道而不自知,今日貧僧愿還爾等真我,又何來出爾反爾之說?”

    王越峰在被氣的差點吐血。

    其余人亦是怒目而視。

    “老李!老李!”王越峰張望著四周,驚慌道:“你還要眼睜睜的看著?你是不是還有后手?出來!出來啊!”

    然而壓根沒人回應。就連秦寧這會兒也瞪大了眼睛,張望著四周沒發現老李的蹤跡,末了忍不住罵道:“老李!你他媽了個巴子的!我在前面累死累活,你還真他媽的跑去抄玉虛峰了

    ?”

    秦寧要氣壞了。

    這他媽老李真抄了。

    事后分成他不擔心。

    他擔心的是,抄家的快樂沒了啊!

    尤其這還是抄昆侖玉虛峰。

    這可是抄家的天花板了!

    萬年難得一遇!

    然而一眾人看著罵人罵的生龍活虎的秦寧,卻是臉色紛紛一黑。

    其中以了正最黑。

    黑的多少帶著些許的絕望。而秦寧察覺到眾人的目光,緊忙干笑了兩聲,道:“那什么,要不咱繼續?但是得趕時間啊,我著急下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