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喬梁葉心儀 > 第3285章 價值
    聽了趙青正這話,陶任華臉色稍緩,趙青正這個態度還算讓他滿意,眼下對方如此低眉順眼,陶任華也就不再拿著架子,道,“林劍同志的事,我會跟上頭匯報,省里邊的事,需要你做的還有很多,往后的時間還長著。”
趙青正恭敬地點著頭,只不過在陶任華看不見的表情下,眼底深處涌動著寒芒。
一天的時間過得很快,錢正的事,盡管市里邊已經第一時間封鎖了消息,明確要求以市里的官方口徑為準,任何人不準私下亂傳消息,但這種事再怎么封鎖也不可能真正封得住。
縣里邊,喬梁在下午錢正的事剛發生沒多久就知道了消息,電話是丁曉云打給喬梁的,跟喬梁提了下錢正的事。乍一聽到這一消息的喬梁,險些以為丁曉云在和他開玩笑,昨晚錢正還生龍活虎、精神抖擻的和他同林松原坐在一起吃晚飯,結果對方今天就自尋短見,靠,這也太離奇了!
盡管丁曉云說到省紀律部門來人了,但要說錢正因為省紀律部門的人找上門就自尋短見,喬梁還真不大愿意相信,老話說得好,好死不如賴活著,就算是真被省紀律部門查到頭上了,錢正犯得著走這樣的極端?這里邊肯定還有什么隱情!
喬梁下午就沒少琢磨這里邊的道道,隱隱還懷疑到了趙青正頭上,但畢竟是沒證據的事,而且還涉及到了趙青正這樣的領導,喬梁也只能在心里想想,這種話是萬萬不能說出來的。
傍晚下班后,喬梁來到飯店,馮運明是快五點的時候給他打的電話,告知他已經在來達關的高速上,喬梁一聽,便立刻讓秘書去訂了飯店,并且給尤程東打了電話,讓對方一起過來。
喬梁剛到飯店包廂,還沒過去五分鐘,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緊接著,喬梁就看到了推門而入的馮運明。
看到馮運明來了,喬梁怔了怔,抬手看了下時間,立刻走上前迎接,“馮書記,您這也來得太快了吧,尤程東估計都還在高速上呢。”
馮運明笑道,“我忘了你要喊尤程東一起吃飯來著,沒早點告訴你我已經在路上了。”
馮運明也是下午將工作交接完后才臨時決定直接動身前往江州的,以至于沒有跟喬梁提前約好今晚的飯局,上高速后才給喬梁打的電話。
喬梁不知道尤程東現在到哪了,便笑道,“那等下我們邊吃邊等,不然尤程東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可不能讓馮書記您餓了肚子。”
馮運明笑呵呵道,“沒事,我們先聊聊天。”
喬梁聞言,尋思著尤程東要是接到他的電話就馬上動身過來的話,那應該也不用讓他們等很久。
馮運明坐下后就道,“小喬,我聽說錢正自尋短見了?”
喬梁點頭道,“可不是,我下午聽到丁曉云同志跟我說這事的時候,還以為她在跟我開玩笑呢。”
馮運明砸了砸嘴,“真的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喬梁道,“可不見得是怪事,這里邊的水還不知道多深呢。”
馮運明看了看喬梁,知道喬梁暗指什么。
馮運明沒有說啥,有些事是不能瞎議論的。
喬梁這時也很明智地岔過這個話題,笑道,“馮書記,連您也都這么快知道了這事,看來市里下的封口令根本就是形同虛設。”
馮運明道,“我是聽彭白全跟我說的,我看彭白全有點嚇到了。”
聽馮運明提到彭白全,喬梁皺了皺眉頭,臉上多了些許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錢正一出事,彭白全想進班子的事可就多了許多變數,而且也不能怪喬梁不地道,喬梁覺得錢正突然發生這種事,對他來說反倒成了某種利好。
馮運明的目光從喬梁臉上掃過,知道喬梁現在對彭白全不感冒,于是沒有多提彭白全,轉而道,“小喬,錢正出了這事,不管他后面能不能蘇醒乃至于康復,這個市班子分管領導他肯定是沒辦法繼續當了,剛剛在來的路上,我倒是突然有個想法,要是把尤程東運作到關州擔任這市班子分管領導,這事你覺得怎么樣?”
馮運明是剛才在高速上給喬梁打完電話后,因為喬梁在電話里提到要通知尤程東過來,才突然冒出這個念頭。
此刻,喬梁聽到馮運明的話,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眼睛亮了起來,馮運明竟然想到把尤程東運作到關州來,還別說,這是個好主意!
心里想著,喬梁笑道,“馮書記,這要是真能把尤程東調到關州來,那肯定是好事。”
馮運明笑道,“就是不知道尤程東自個愿不愿意,很多江州的干部不愿意到關州來,嫌關州是小地方,沒前途。”
喬梁笑道,“那也得分情況,真要是能到關州來擔任市班子里的分管書記,我看尤程東能高興得睡不著覺。”
馮運明道,“等下尤程東到了,再問問他的想法,他如果愿意,那我就嘗試運作一下,他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回頭等我上任后,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位置,也可以慢慢給他安排。”
喬梁點點頭,這事肯定是要先問問尤程東的意見,不過喬梁覺得尤程東肯定是百分百愿意,對方呆在江州市,就算是馮運明重新啟用他,也不可能讓其進市班子,調到關州卻能有進市班子的機會,傻子都知道怎么選。
兩人正說著話,馮運明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后,馮運明皺了下眉頭,并沒有接電話,猶豫了一下,將電話摁掉。
電話是彭白全打來的,兩人下午才通過電話,馮運明不知道彭白全這會又打過來干啥,不過從彭白全下午跟他通話時的反應來看,馮運明能感覺到彭白全現在有點像驚弓之鳥,對方跟他表達了想要調到江州市工作的想法,絕口不再提進縣班子的事,雖然馮運明沒去探究里邊的原因,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多多少少跟錢正這事有關。
這會又看了喬梁一眼,馮運明嘆息一聲,因為喬梁對彭白全的意見,所以他現在對彭白全的態度比較謹慎,下午彭白全跟他提出想調到江州工作時,他直接敷衍了過去,并沒有答應。
喬梁見馮運明沒接電話,沒看到來電顯示的他,隨口笑道,“馮書記,您盡管接電話就是,咱們又不是外人。”
馮運明笑著擺擺手,“不管他,無關緊要的電話罷了。”
喬梁聽了,沒多說什么,又看了看時間,道,“馮書記,我讓服務員開始上菜,咱們先吃。”
馮運明道,“等等尤程東也沒關系,現在還早。”
喬梁笑了笑,“等下他過來再重新點兩個菜,不打緊,咱們可不能餓著肚子等。”
喬梁說著將服務員喊進來,讓服務員開始上菜,一邊又看向馮運明,“馮書記,晚上要不要喝一杯?”
馮運明搖頭道,“晚上就不喝了,明天下午,江州市要召開全市干部大會,陶任華書記會親自過來出席。”
喬梁聞言詫異道,“馮書記,看來陶書記對這次江州市的一把手調整十分重視吶,您上任第一天,陶書記親自來出席干部大會,這個分量可是夠重的。”
馮運明笑道,“這說明陶書記對于之前省里提出的全力打造一南一北兩個省域經濟中心的發展戰略是認同的。”
喬梁聽了,微微點了點頭,之前省里力推的以黃原和江州為省域經濟中心的雙中心發展戰略是在鄭國鴻的主導下推出來的,也正是得益于這一雙中心戰略,江州市在省里邊受到的重視程度以及規格待遇都大大提升,吳惠文在這樣的背景下才成功進入省班子,成了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現在鄭國鴻調走了,陶任華作為繼任者,他對江州的重視程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可以看出他對上一任鄭國鴻主導的雙經濟中心戰略的認同程度,現在看來,陶任華還是打算繼續延續這一戰略的。
心里想著,喬梁道,“馮書記,看來您進入省班子的幾率很大。”
馮運明呵呵一笑,“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喬梁笑道,“馮書記,您現在都看得這么通透了?說話充滿了哲理。”
馮運明笑道,“不是我看得通透,而是做人要懂得知足,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說實話,我還有啥不滿足的?擱在一年前,不,別說是一年前了,就算是擱在半年前,我都不敢想自己這輩子還有機會再往前一步,當時能晉升正廳,我已經是偷著樂,何曾敢想自己能晉升副省?這兩年來啊,我對一句話的感受愈發深刻。”
喬梁眨了眨眼,“什么話?”
馮運明笑道,“三分靠打拼,七分天注定。這人啊,一輩子能走到多高的層次,取得多大的成就,固然是離不開自己的奮斗,但更多的時候還是要看運氣,尤其是成就越大的,往往運氣成分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