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奇門第一少主楚塵宋顏 > 第1907章 他又懂了
    “報……”

    白露城,天亮之前便傳來了捷報。

    “曲風大帝率領大軍,一舉拿下紅季城,當眾斬下紅季城主首級,震懾千軍。”

    楚塵和秦宿還在屋頂上喝酒。

    聽聞捷報,楚塵不禁和秦宿相視了一眼。

    “真帥!”

    也不知道是夸秦宿還是夸江曲風。

    楚塵站了起來,“順利拿下紅季城,接下來就是整合九城的秩序,讓白露九城成為北州境通往中州境的重要樞紐站,將來如果爆發大決戰的話,這是重中之重。”

    楚塵回頭看著秦宿,“只要樞紐站在,我們進可攻,退可守。”

    “大哥,你放心,我保證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整合白露九城,讓白露九城成為北州境的一只手臂。”

    手臂,自然是伸縮自如。

    楚塵自然信得過秦宿。

    有著前世今生緣分的兄弟感情,極為微妙。

    并且,重活一世的秦宿,有著和楚塵一模一樣的樣貌。

    這張面孔如果不可信的話,世界上還有可以信得過的男人嗎?

    楚塵點點頭。

    接下來,他也要開始謀劃自己下一步要去做的事情。

    首先將玉珍公主送去永恒之城。

    中州境爭端四處頻發,秦宿這邊拿下九城,開始蓄力備戰,永恒之城那一邊,楚塵自然也要親自走一趟。

    本想著直接讓縹緲鷹送玉珍公主過去,但楚塵仔細想想,還是自己親自送一送凌同學吧。

    再下來,繼續尋找歸墟靈槍的下落必不可少,還有便是……

    楚塵的神情抹過了一絲思念。

    筠姐姐,一定會在蜀山仙劍宗的開宗大典上出現吧。

    楚塵在等待。

    心也有期盼。

    想見筠姐姐一面。

    天亮了。

    江曲風班師回城。

    諸葛天奇跟隨在江曲風的身旁,換了一身嶄新的盔甲,并且服下靈丹之后,諸葛天奇身上的傷勢幾乎已經看不見。

    況且,這么重要的時刻。

    諸葛天奇哪怕全身劇痛,他也要昂首挺胸,策馬揚鞭,挺進白露城。

    諸葛天奇非常機靈,他聽見了江曲風的話,將士已經將紅季城大捷的消息傳回來,并且還刻意指明,紅季城主已經被斬首。

    紅季城主的腦袋是誰砍下來的?

    當然是他,江……諸葛天奇。

    諸葛天奇秒懂了義父的用心。

    義父是想捧他。

    讓他在三軍將士面前,樹立威望。

    他可不能丟了義父的臉面。

    此時此刻,諸葛天奇腰桿筆直,準備用最好的姿態來迎接最熱情的歡呼聲音。

    什么‘自古英雄出少年’之類的話,諸葛天奇都已經可以想象到了。

    大軍入城。

    楚塵確實率領眾人迎接江曲風的凱旋。

    “風哥,辛苦了。”楚塵含笑開口。

    四周圍的歡呼聲音來了。

    “大帝威武!”

    “曲風大帝威武!”

    “大帝出征,寸草不生!”

    江曲風的神情冷酷,一臉漠然地進城了。

    仿佛這里的聲音都與他無關。

    如此冷酷的神態更是刺激著不少人的眼球,尖叫聲音都出現了。

    一旁,諸葛天奇豎起了耳朵。

    沒道理。

    一點關于他的聲音也沒有。

    滿 nbsp;滿城都是歌頌曲風大帝的聲音。

    片刻之后,諸葛天奇幡然醒悟,猛然側臉看著江曲風。

    “義父老……好了。”

    諸葛天奇幽幽地說了一聲。

    大軍入城之后,接下來就是慶功宴。

    慶功宴上,眾將都來給江曲風敬酒。

    一夜之間拿下紅季城,曲風大帝,當居首功。

    整個過程,諸葛天奇都在江曲風的身邊,然而,卻成了個小透明。

    別人來敬酒的時候,江曲風也沒有向別人提起諸葛天奇的意思。

    沒別的,這個大孝子,就該冷落一下。

    江曲風暗哼了一聲。

    諸葛天奇坐在位置上,神情茫然地看著江曲風,過了一會,諸葛天奇的眼神漸漸地出現了光芒。

    他懂了。

    原來如此!

    諸葛天奇的神情流露出了慚愧。

    他居然一直在責怪義父沒有照顧他,甚至奪他功勞。

    他錯了。

    義父在給他上一節課,叫做韜光養晦。

    不能因為一時的功勞戰績而迷失了自我。

    做好自己,最終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諸葛天奇站起來,朝著江曲風深深地鞠躬,“義父,我懂了,多謝義父的良苦用心。”

    江曲風:???

    諸葛天奇張張口,還想說話。

    江曲風立即打了個激靈,一揮手,“他醉了,帶他走!”

    看著諸葛天奇被架著出去,江曲風暗暗松了一口氣。

    絕對不能讓這個逆子在大庭廣眾之下胡亂說話。

    他就是個坑!

    楚塵看著江曲風如釋重負的模樣,不禁哈哈一笑。

    “來,風哥,多喝兩杯。”

    自從來到了中州境,他們可是非常難得有這樣的暢飲大喝的時光。

    暫且喝個痛快。

    宋顏,柳如雁幾女則坐在了另外一邊。

    玉珍公主也在。

    十八歲的玉珍公主,心事重重。

    “玉珍公主,你怎么了?”牛昔雨關切地詢問。

    玉珍公主的眼神不露痕跡地看了看一個方向。

    當然,她的不露痕跡,在其他人看來,簡直就是明目張膽。

    玉珍公主自然不是無腦之輩,只見她輕輕地嘆息了一聲,“沒事呢,我想我爹了。”

    然而,玉珍公主沒想到的是,坐在不遠處的江曲風聽見這句話,竟是神情古怪地看了楚塵一眼。

    楚塵瞪大眼睛看著江曲風,在江曲風的面前握起了拳頭。

    來自阿塵的威脅。

    強如曲風大帝,也不敢說話了。

    “等白露九城的秩序平穩下來后,楚塵的下一步,應該就是前往永恒之城了。”柳如雁開口說道,“到時候,公主就能一家團聚。”

    “不能總想爹,還要想想娘親。”宋顏補充一句。

    玉珍公主不敢應話了,平日里雖然貴為公主,但是,在兩位姐姐面前,玉珍公主有種莫名的心虛。

    還是牛姐姐比較親切。

    牛昔雨拉著玉珍公主的手,“公主今年十八歲了,有心上人了嗎?”

    牛姐姐不親切了。

    慶功宴持續了幾個時辰才結束。

    接下來白露九城的工作,楚塵全權都交給秦宿去處理。

    楚塵每天的重心……

    道門攝生功一次。

    道門攝生功兩次。

    道門攝生功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