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全能真千金她馬甲又被拆了 >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單手掄瓶子
  那個女人說,她要有意無意地透露給江以寧身邊的人知道,她和暮沉之間有什么,就會有人幫她拆散暮沉和江以寧。

  之前還有諸多顧忌,而現在,肚子上的疼痛,被無視的屈辱,和那無法控制的怒火致使她整個人都豁了出去。

  她得不到好,也要搞得暮沉和江以寧好不了!

  至于會有什么后果……她才不管!

  都去死吧!

  “暮沉!我們認識了快十年!明明就該是我嫁給你!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這么認為!江以寧那個不要臉的第三者!是她插足進來!是她破壞了我的姻緣!江以寧你這個不要臉的賤女啊——”

  “砰!”

  慘叫和碎裂的聲音同時響聲。

  擺在酒店大門兩邊的兩個半人高的裝飾花瓶砸在酒店大堂中央,碎成無數塊大大小小的碎片,其中有不少飛濺到鄭麗妍身上。

  一個是暮沉砸的,一個是江亦燁扔的。

  暮沉率先走出,一邊邁開修長的長腿,朝鄭麗妍走近,一邊解著袖扣,脫下外套,隨手一扔,高定的休閑西服就被扔到地上。

  他在鄭麗妍跟前站定,居高臨下地垂著鳳眸。

  他眉眼噙笑,如此前無二,卻莫名讓人感受到他渾身透著那股生人勿近的冷意。

  “怎么不繼續說?”

  “我跟你有什么故事,說給我聽聽。”

  鄭麗妍睜圓了一雙眼睛,心底生出一種預感,只要她繼續說,這男人的第二腳會踩碎她的腦袋。

  不、不可能的……

  就算暮家再怎么權勢滔天,暮沉也不可能敢在公眾場合,當眾殺人。

  四九城是法治之地,他不敢。

  “我、我、我和你……”

  鄭麗妍張了張嘴,對上那雙冷冽至極的眼眸,心里一顫,全身被涼意包裹,就再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暮沉極輕地笑了聲。

  “不說嗎?想清楚,現在不說,以后也不會有機會說,我只給你這一次機會。”

  這話仿佛在宣告她的死期一般。

  鄭麗妍臉色死白,身體無意識地抖動起來。

  “……我、我是高軒、你、你二哥的小姨子……你……”

  暮沉唇邊笑意更深。

  “所以?”

  鄭麗妍腦子一片空白,來之前想到無數可能,唯一從來沒有想過,暮沉這人會冷血到誰也不認!

  她以為的護身符,竟然一點用也沒有!

  “不說是嗎?”暮沉抬起白皙修韌的小臂,低頭看了眼腕表,嗓音極冷淡,“那——”

  話還沒說出口,衣擺傳來輕微的拉扯。

  他頓了頓,半側過身,看向來到他身后的小姑娘。

  她輕輕喊道:

  “阿沉。”

  暮沉的目光在她的臉上停留片刻,笑了聲,聲音低沉輕緩,哄道:

  “我沒有生氣。”

  “只是覺得挺新奇,第一次有人當著面,跟我說這種話,挺有意思的。”

  江以寧有一瞬的哭笑不得,哪里會信他。

  這人要不是氣瘋了,怎么可能在這么多人面前動手?

  她拽住他的衣擺,往他身上靠了靠。

  “二哥還看著呢,你想聽她說,找沒人的時候再聽,好不好?”

  少女身上的甜軟香氣,侵占他的空氣,幾乎令人迷醉。

  身體內的躁動似乎往另一個方向涌動。

  暮沉的手先于腦子的指令,將靠近的女孩攬住。

  “好,聽你的。”

  江以寧見他答應,就想把他帶走。

  男人卻沒有動,而是攬緊她,另一只手機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嗓音染著一絲肆無忌憚。

  沒有避著江以寧,直接開口:

  “安排請兩位教授去見一見鳳大小姐,隨便他們喜歡替換,洗白,我不干涉。”

  “再替我轉達,祝兩從頭再來教授的實驗,早日取得成功。”

  “嗯,另外,酒店這邊有些垃圾,過來處理一下。”

  末了,掛掉電話,他攬著自家小姑娘,往回走。

  沒走幾步,江以寧遠遠看見自家二哥正緊皺著眉,似乎在瞪她腰上的手臂。

  她連忙拍他的手。

  “放開,二哥看著!”

  暮沉倒也聽勸,松開了她腰肢,改牽住她的手。

  二人回到江亦燁這邊。

  江亦燁沉默了地看了兩人一眼,竟然破天荒什么訓斥也沒出口,只道:

  “走吧。”

  直到三人離開,酒店方竟然沒有一個人出現制止。

  凝固的空氣恢復流動,低低的私語聲開始蔓延充斥整個酒店大堂。

  “這女人誰啊?膽子好大!”

  “膽大有什么用,誰知道她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我倒不覺得她膽大,指定是腦子有毛病吧!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己的樣子,就她那樣,也敢污蔑自己跟暮三爺有一腿,我差點笑死!”

  “對對,沒幾十年腦栓都說不出那種話,還當著三爺的面罵江小姐……我真服了!之前在背后傳流言,三爺直接把那些人全搓磨了一遍,這個當面罵的,嘖嘖,死不足惜。”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覺得,江院長砸瓶子的姿勢很帥嗎?”

  “啊啊啊我也注意到了!江院長看著斯斯文文,沒想到單手掄瓶子的動作也做得這么流暢!一點也不比暮三爺遜色呀!他還單身對吧?對吧!”

  “我怎么好像聽說他跟哪個醫生世家的千金談婚論嫁了?”

  “這個沒有!官方辟謠了!他就是單身!”

  “趁他在西京郊,遇到機會多,沖一波呀!”

  議論漸漸偏了方向,到最后,誰也沒再分神去注意仍半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女人。

  等大堂里的人漸漸散掉,酒店方的人才姍姍姍來遲,給鄭麗妍喊了救護車,然后開始清理地上的狼藉。

  三人離開后,鄭麗妍才漸漸回過神,直至被救護車拉走,不管她怎么嚎哭叫罵,都沒有人理會一句。

  不到二十分鐘,酒店大堂已經恢復原樣,除了門口少了兩個裝飾用的瓶,后面進出的人,根本沒想到這里發生過什么。

  兩女一男從角落里走出來,沉默地坐到休息沙發上。

  良久,男的終于忍不住,率先打破沉默。

  “剛才那情況,他是不是發現了什么?”

  李子西問身邊那兩個女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