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東銘問道:“忠爺是誰?”
戰胤:“......哦,忘了告訴你。”
他便將忠爺的事告訴了陸東銘。
陸東銘聽說找到了上任鳳家主的助理,才明白江城那邊的局勢為什么突然變得緊張起來。
他沮喪著,說道:“我知道你們瞞著是我,是不想讓我跟著著急,擔心,可是我心里還是很難過,很自責。”
“那天我開車要是注意點,車速沒那么快,我也不會出車禍,不出車禍,我的雙腿就不會殘了,你們也就不會事事都瞞著我了。”
戰胤:“......東銘,主要是這兩天事情太多......”
他沒有再說下去。
有些事,他們瞞著陸東銘,的確是考慮到陸東銘行動不便。
陸東銘沉默了良久,抬頭看著戰胤,說道:“有那些老前輩在,我也放心點了,戰胤,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
戰胤老實地道:“江城那邊的局勢劇變,我還沒有告訴彤彤,我姐叫我先瞞著彤彤,說她懷著身孕,別讓她擔心。”
姐妹倆,遇到危險時,總是海靈沖在前面,替妹妹遮風擋雨。
陸東銘又不說話了,過了幾分鐘后,他說道:“海靈總是這樣。”
“她也是為了你們好,你行動不便,我家彤彤又懷著身孕,雖說孕期滿了三個月,胎坐穩了,也不宜太過緊張的。”
“陽陽吵著要去豐宸山莊找龍霆玩,就讓姨甥倆去君家住一段時間吧。”
戰胤想著等到海彤姨甥倆從豐宸山莊回來,江城那邊估計都落幕了。
“你瞞著海彤,她知道了又得跟你鬧。”
陸東銘說道,“到時候有你好受的。”
“我是聽我姐的,她跟我鬧一鬧,我忍忍就過去了,只要我姐平安歸來,她也不會跟我鬧得太厲害的,頂多就是把我趕到書房去睡幾個晚上。”
戰胤繼續說道:“到時候我睡覺不蓋被子,只需一個晚上就能感冒,彤彤就會心軟的了。”
陸東銘:“......”
好友是越來越能拿捏住海彤了。
“你會去江城嗎?”
陸東銘是希望好友能夠代他去一趟江城的。
戰胤答道:“我明天再過去,跟彤彤說我要出差一趟就行了。”
“一定要將你姐平安帶回來,我等著和她領證結婚的。”
戰胤承諾地道:“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都會將我姐平安帶回來的。”
陸東銘又不說話了。
“別想那么多了,會沒事的。”
“我就擔心那個老巫婆今晚動手,她不可能等你們都過去了才動手,除非她想將你們一網打盡,殺個精光。”
陸東銘蹙著眉,懸在心頭上的石頭始終無法落地。
鳳家主沒有那個能力將商太太等人殺個精光,她只能針對著海靈布局。
知道海靈身邊人多,為了防止莞城這邊增派人手,鳳家主肯定會來個速戰速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