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十日終焉 > 第1133章 隱藏的自己人
    殺戮。
    一刻不停地殺戮。
    原先存放巨鐘的廣場上逐漸化為人間煉獄,火焰和鮮血開始四散,各處傳來的慘叫聲幾乎淹沒了所有的交談。
    廣場上正在纏斗的人也大體分為三類。
    一類是專心逃命的人,他們的身影從人群中各種穿梭而過,毫不戀戰,只想逃離,似乎還有看似隊長一般的人物領導著他們向各個方向走去,但這些人多數會在包圍圈的最外圍遇到「人級生肖」。
    第二類是專心殺戮的人,他們幾乎無差別地攻擊所有逃跑者,不管對方是不是「反叛者」,只要發現對方有逃跑的跡象便會一擁而上,若是對方能夠放出「回響」則還有一線生機,若是不能,便只能當場被毆打致死。
    第三類人便是不屬于上述兩類,只是殺紅了眼,完全釋放出殺戮本性,和面前的敵人至死方休纏斗在一起的,他們看不出陣營也看不出目的,只能看出想活下去的欲望。
    燕知春帶領身后眾人順利來到廣場邊緣,此時她已經和周末、江若雪、童姨、老孫等人分散,各個隊長分別帶著一支小隊從八個位置突圍。
    眼看馬上就要逃離廣場之時,面前卻出現了三個攔路的「人級生肖」。
    這三人分別是羊、兔、馬,燕知春只得放慢了腳步,眼神也變得謹慎起來。
    區區三個「人級生肖」,只要使用「奪心魄」便可以輕易控制住,但只能切記不可以打傷他們。
    畢竟一旦攻擊「人級生肖」,定然會引發「朱雀」到來,如今一個白虎便讓眾人死傷無數,「朱雀」若是加入戰場,在場眾人不可能有任何人存活。
    為首的「人馬」緩緩往前走了一步,盯著燕知春看了看,隨后撓了撓面具下的脖子,神色頗為復雜。
    他身后的兩個「生肖」看到這一幕略微有些不解。
    那只人羊頓了頓,問道:“人馬,怎么了嗎?”
    身旁的人兔也向他投去了狐疑的目光。
    片刻之后,人馬向旁邊挪了一步,讓開了自己身后的路,隨后說道:“他們是來支援的,不是「反叛者」。”
    燕知春皺著眉頭不知何意,但看情況像是對方放行。
    此時情況緊迫,后有追兵前有虎狼,若是能夠兵不血刃的離開這里自然最好不過了。
    可看情況對方身后的人羊和人兔并不認同這個說法。
    “來支援的……?”人羊疑惑地問道,“你怎么知道……?”
    “因為來之前這個女人正在參與我的游戲。”人馬說道,“我們是從游戲場地之中出發的,隨后來到了這里走散了。”
    人羊在面具之中瞇起眼睛,往前一步一步地走來,他總感覺這件事有些蹊蹺。
    雖說對方的說法值得推敲,但一個人馬又為何要替「反叛者」撒謊?如果這件事傳出去,對他的影響太過致命。
    事到如今,也只能試探一下虛實了。
    “喂。”人羊盯著燕知春說道,“剛才我已經和人馬聊過了,我知道他的游戲是什么,現在只要你說出他游戲場地的內容,我就放你們離去,否則我會喊周圍所有的人一起來圍剿你們。”
    人馬聽后眉頭一皺,剛要上前說話,人兔卻一把把他拉到了身后。
    燕知春聽后上下打量了一下人羊,隨后嘴角慢慢揚了起來。
    這種低級的詐騙之術居然用到自己的頭上了。
    之所以說是「詐騙」,自然是因為這件事只有兩個可能,第一是人馬并未提過自己的游戲內容,對方只是想通過自己的微表情和說辭來判斷人馬是否說謊,這種情況下無論自己是否說出人馬的游戲內容,人馬的處境都會很危險。
    第二便是人馬真的告知了對方自己的游戲內容是什么,可燕知春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蒙出一個合理的答案。
    所以這件事看似無解。
    但實在不巧,二人的境界相差太大了。
    自己曾經七年和那只白羊每天對談,此時又怎么可能輸給區區一只人羊?
    “人羊,你一定是瘋了吧?”燕知春完全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只是面對著他也往前走了一步,“真正的「叛亂者」還在廣場周圍廝殺,你不去幫忙就算了……現在還盤問起我來了。”
    “你……”人羊一頓。
    燕知春故技重施,伸出自己的手指捋了一下頭發,而人羊也在此時伸手捋了一下面具。
    “我要是「叛亂者」,會在這里靜靜聽你們說半天而不動手嗎?”燕知春又說道,“我要是「叛亂者」,能夠在和人馬毫無溝通的情況下,精心編造一個謊言來欺騙你這個微不足道的陌生人?”
    “我……”
    人羊聽后感覺自己好像確實是猜錯了,畢竟對方氣定神閑的樣子完全不像是說謊。
    “況且你看到我身后站著多少人了嗎?”燕知春又伸手指了指自己背后,“你這輩子見過這么順從的「反叛者」?我們現在有其他任務需要執行,別擋路。”
    “你……”人羊眨了眨眼,“現在所有「反叛者」都在這里……還有什么任務需要進行?”
    “我們去守護其他三座鐘。”燕知春不假思索地回答,“你不幫忙我沒話說,別妨礙我。”
    人羊聽后怔了怔,但似乎不愿意認輸,又改善了語氣問道:“那行吧……那……現在里面現在什么情況了?”
    燕知春輕笑一聲,依然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只是說道:“別想撿現成的,想知道情況自己進去看。”
    說完她便伸手推開了人羊,隨后意味深長地看了人馬一眼,帶領隊伍消失在了街道上。
    她一邊走一邊回想著剛才的情況,因為她知道自己并不認識那位人馬,既然如此……還有什么可能會讓對方出手幫助自己?
    思索半天,燕知春得到了唯一一個答案。
    那就是曾經的「極道者」,如今成為了「生肖」。
    他們帶著雙重的身份,不僅可以接收到自己的「傳音」,還能以「生肖」的身份安安全全地守在外圍。
    「極道」成立至今只有七年的時間,這代表就算真的有「極道者」成為了「生肖」,大概率也只是人級。
    只不過不知道這些「人級」數量到底有多少……?
    如果有可能的話,希望其他正在逃脫的小隊全都可以遇到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