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葉笙輕笑一聲,隨即懶洋洋的看向自家二哥,那眼神仿佛在說:
行不行啊,都這么長的時間還沒把人拿下!
葉君辭只能無奈又寵溺的看了她一眼。
而上官云完全沉溺于葉笙的那一聲姐姐里,小臉紅撲撲的。
笙笙這一聲姐姐叫得她魂都要飛了!
葉君辭將這一幕收入眼底,俊臉上的無奈之色更深了幾分。
他怎么感覺只要有自家寶貝妹妹在,他就永遠沒機會追到云兒?
一見到葉君辭回來了,宋筠立馬不動聲色的推了推沈晚馨的胳膊,示意她主動接近葉君辭。
看著自從進門,眼神一直落在上官云身上的葉君辭,沈晚馨不由皺起眉頭,顯然不愿意去。
葉君辭的心思都在上官云身上,她不想再去自討沒趣。
可宋筠看她遲遲沒動作,臉色立馬變得難看起來,一個眼神瞪過去,無形的催促著她。
沈晚馨不敢不聽她的話,只能心不甘情愿的上前,夾著嗓子,嬌柔的開口。
“君辭,今天你怎么沒有和我們一起出去呀!”
葉君辭依舊是那副冷淡的模樣,言簡意賅道:“忙。”
他竟然用一個字就打發她?這也太敷衍得過分了吧!
沈晚馨又氣又惱,但礙于宋筠在旁邊,只能強忍著,繼續柔聲開口道。
“你們這么忙,回來肯定很累吧!我這里有從中東那邊帶過來的藥浴,可以緩解疲勞,我等會讓傭人給你送過去。”
“謝謝,不用了。”
葉君辭直接拒絕,不留任何余地。
看著葉君辭如此冷淡,氣氛變得尷尬,宋筠只能上前轉移話題。
“笙笙,不是阿姨說你啊!老是看不到你人,不知道去干什么了,成天有空多陪陪月喬!”
“我家晚馨可就是特別孝順,時時陪在我的身邊,而且對我的話言聽計從,笙笙啊你可得好好學學!”
“笙笙很忙的!”
沈月喬立馬出聲維護自己的寶貝女兒,有些不悅的看了宋筠一眼。
“我家笙笙就是太厲害了,所以有很多的事情要忙,這才沒有時間總是陪在我身邊!”
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不能說她的寶貝女兒一句不好!
宋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見了什么。
按理來說,沈月喬不應該贊同她的話嗎?然后訓斥葉笙。
可怎么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而且,以前上學的時候,沈月喬可是對她言聽計從的,現在竟然敢這么對她!
宋筠心里憋著一口氣,但卻不好發作,只能陰陽怪氣的開口。
“原來笙笙這么忙啊,小小年紀,比我們都忙!”
葉笙撩起那雙漂亮至極的狐貍眼,冷冷的看向她。
“宋阿姨還是先管好你自己。”
女孩語氣淡漠,但卻透著一股強大的威壓。
對于今天商場發生的事情,葉笙早已經知道了。
不過宋筠花的那些錢,她并不在意,只要她能哄媽媽開心就行。
只是,她最好安分一點,否則......
宋筠只覺得一股涼意躥入后背,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恐懼之感。
一個小女娃娃,怎么那么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