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璇圣女,你干嘛!”
后背被溫清璇突然抱住,后者整個腦袋都是貼到了他的胸口,林軒心頭頓時一顫。
他知道,再這樣下去,要壞事!
“哼~”
此時,溫清璇鼻息咻咻。
和男人的身體接觸,加上那從林軒身上不斷散發出的男子氣息,就猶如烈日下照射的青草,清新中混合著一種天然的辛辣,讓她腦海中更加的一陣意亂情迷。
“清璇圣女,你別這么玩,這樣真會出事的!”
林軒眼角跳動。
他知道溫清璇現在還未徹底失去理智。
若是這樣下去,他可就真要把持不住了。
“呵呵,你們全天下的男人,不都是一個樣嗎。”
溫清璇哂然一笑,聲音里有嘲諷,也有自嘲和痛苦。
不過,眼下這些都不重要了。
“靠,你可不能這么說,至少我對你可沒趁人之危的想法!”
被莫名其妙的扣了頂帽子,林軒嘴角頓時一抽。
盡管眼下情況不合時宜,但身為從母胎開始便單身到現在的他,還是下意識為自己解釋了一句。
“也是......”
溫清璇微微一頓。
下一秒,她忽然抬起腦袋,一雙此刻早已被春水浸潤的眸子,別樣情迷的看著眼前這樣五官分明的面孔。
“別說......你還挺帥的嘛。”
溫清璇迷人一笑,紅潤的嘴唇勾起一絲挑逗的弧度。
林軒看著溫清璇這副明顯反常的樣子,眼角不由得重重一跳。
“我......”
只不過,這一次沒等林軒開口,溫清璇抱著林軒后背的玉手,突然伸到林軒身前。
然后,對著林軒胸口重重一推,便是在林軒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將他整個人推倒在了地上。
林軒心中一驚。
他也不明白溫清璇突然哪里來的這么大的力氣。
不過,眼下也不是去想這些的時候。
他雙手撐著地面,就欲從地上撐起。
但,就在他即將起身的那一刻,溫清璇整個人卻是忽然撲到了上來,玉手撐著他的胸膛,整個人直接以一種嬌蠻的姿勢跨坐了上來。
“嘶!”
沒想到有生之年,竟然會被一個女人逆推,林軒嘴里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想要起身。
奈何現在體內沒有了任何一絲真氣可以作為支撐。
加之龍涎香藥效下的溫清璇,此刻力氣竟是出奇的大。
林軒幾次掙脫,都是無果。
“好想要......”
溫清璇聲音嬌酥。
說話間,靈巧的小舌舔動著嘴唇,表情更是充斥著無比的妖嬈和嫵媚。
與之前作為圣女時冷艷高貴的樣子,完全判若兩人。
她的肌膚愈發滾燙,彌漫著一片粉紅的燥熱。
而她的玉手,也是沿著玉脖,鎖骨,一路妖嬈的緩緩下移,最后放在了林軒......
“嘶!”
林軒如遭雷擊,猛的瞪大雙眼。
沒有等他反應過來,溫清璇整個人忽然下俯,將她胸前的飽滿,重重抵觸在林軒胸膛,壓得一陣變形。
“清璇圣女,你冷靜......”
沒有等林軒把話說完,溫清璇柔軟的嘴唇頓時湊了上去。
林軒再度睜大雙眼。
而這一次,溫清璇也沒有給他反抗的機會,身上最后的一件薄紗滑落,然后整個人馳騁了上去......
靠!
老子的第一次!
林軒身體狠狠一震。
下一秒,體內熾火,猶如洪流般席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