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4章 去蹭靈脈咯
  “趕緊回宗門,記得把東西藏好了!”

  秦為安吩咐道。

  “已經藏好了。”

  “那就行。”

  天剛蒙蒙亮,秦為安正打著哈欠就聽到山門處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

  “都給我包了!”

  “你們玄機宗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居然敢打劫我們九幽弟子!”近百的九幽弟子將四人團團包圍,目光兇煞,這些弟子有不少衣不蔽體,赫然是昨天被他們打劫的那些。

  “打劫?誰打劫你們了?”秦為安背著手,抬起頭望向他們。

  “小心我告你誹謗。”

  “你們有什么證據嗎?”

  聽到這話,九幽宗弟子冷哼一聲說道:“給我搜!”

  “站住!”

  “我看誰敢!”秦為安一步踏出,年紀雖小,可氣勢斐然。

  二師兄等人也瞬間走上前。

  “我勸你們最好讓開,倘若搶劫的不是你們,有何不敢讓我們檢查一番?”

  “我玄機宗的地盤,豈是你們想搜就搜的。”

  “動手!”九幽宗弟子也不再廢話。

  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噼啪作響,不消片刻便是十幾個弟子倒在地上,哀嚎不斷,被這雞毛撣子抽上一下,都是鉆心的疼。

  “慢著。”就在這個時候,眾人身后傳來了一個清冷的聲音。

  “張公子!”

  九幽弟子連忙恭敬的彎下腰。

  張公子略顯陰柔,他輕皺眉頭說道:“搜查一下而已,你們也不想與九幽宗全面開戰吧。”

  “搜,倒也不是不行。”秦為安嘴角掛笑。

  “可若是搜不到,九幽宗總得給個說法吧。”

  張公子微瞇起眼睛,他確定,就是玄機宗做的,因為除了他們別人還沒有這個膽子,只是瞧著秦為安如此自信,想必那些東西不在玄機宗之內。

  “我們會再見面的。”張公子轉身帶著九幽宗弟子離開了。

  “張公子,為何不滅了他們!”

  “蠢貨,玄機宗倘若這么好滅,你覺得,九幽宗會讓他們活到現在?”

  “過幾天就是百宗招募了,到時候,有他們的好果子吃。”

  “大哥,馬上就是百宗招募了,我們要不要準備一下?”五師弟詢問道。

  “那是啥?”

  “仙機境除了我們玄機四宗外,還有百宗,每隔五年舉辦一次百宗大會,以往我們玄機宗也只是走個過場。”

  “去!必須得去。”秦為安搓搓手,有這種好玩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去。

  接下來幾日倒是平靜的很,九幽宗弟子也沒有再來找麻煩。

  “出拳。”

  “不對,這一拳應該腰馬合一,這樣才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出最快,最具有爆發力的一拳。”秦為安用雞毛撣子抽了一下二師兄,經過這幾日的調教,二師兄可以說是突飛猛進。

  秦為安沒什么修煉的心思。

  不如培養自己的小弟。

  “我們該啟程了。”五師弟簡單收拾好了行囊。

  四人下山。

  半日的腳程很快就抵達了平機城。

  入城,整個城池熱鬧非凡,人來人往絡繹不絕,通過穿著可以很好判斷出來自哪個宗門。

  “清風宗,二品宗門。”

  “逍遙宗,三品宗門。”五師兄看著他們的衣服,輕聲低喃著。

  “我們呢?”

  “一品宗門!”說到這,五師弟有些自豪,可很快神色就暗淡了下來。

  “雖然是一品宗門,可實際上連九品宗門都比不上。”

  “呦,這不是玄機宗嗎,沒想到這次來的人挺多呀。”一位老者像是見到什么稀奇事一樣,連聲說道。

  “見過大刀掌門。”五師弟倒是頗為客氣的說道。

  “瞧見沒有,以后,你們若是不好好修煉,就只配加入玄機宗。”

  聽到他的話,秦為安嘴角一抽。

  “老東西,你放什么屁。”

  “誰不知道你們玄機宗,連九品宗門都算不上。”老者眉頭輕挑。

  “我大刀門雖然是九品宗門,可門下弟子足有百人,你們玄機宗連我們個零頭都沒到,老夫說的不對?”

  “就是,我要是你們,都不出來丟人現眼。”大刀門弟子也紛紛附和到。

  他們是打心底瞧不起玄機宗。

  “動手,給我扁他們。”

  “就憑你們這仨瓜倆棗也想跟我們動手?”大刀門掌門并未將他們放在心上,五師弟不過是個書生,二師兄煉體十年都沒入門,這事人盡皆知。

  至于秦為安這熊孩子他更沒有放在心上。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帶來的弟子,竟然在玄機宗面前如此不堪一擊。

  二師兄一人,便是將大刀門弟子紛紛打倒在地。

  “這怎么可能。”

  瞧著滿地打滾的弟子,大刀掌門臉色大變。

  “妖術一定是妖術,玄機宗弟子怎么可能這么強!”

  “對呀,玄機宗不都是廢物嗎。”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著。

  “滾蛋,別擋小爺的路。”秦為安背著手,洋洋得意的走了過去,平機城的中心,極為空曠,象征著各個門派的帳篷早就已經搭建好了。

  “咱們的地方呢?”

  “在那。”五師弟指向最角落的小板凳。

  “那個呢?”在最顯眼的地方,有四個巨大的營帳,象征著玄機四宗,上面寫著玄機宗三個字。

  “曾經那是我們的地方,但現在玄機宗已經沒有資格了。”

  “就去那,是我們地方為什么不能去。”秦為安邁著步子大搖大擺的走向最前端的位置。

  這舉動讓不少人皺起了眉頭。

  “這不是你們能呆著的地方,滾回去。”

  說話都是些二品三品宗門,讓一個小小玄機宗在他們前面,壓他們一頭?

  “你是不識字還是眼睛瞎?玄機宗三個字看不見?”

  秦為安可不慣著他們。

  直接走進了帳篷當中。

  “找死不成!”

  身為二品宗門的長老,見到一個孩童如此不給自己面子,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把帳篷給我拆了!”

  “我看誰敢。”秦為安手持雞毛撣子。

  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架勢。

  “誰敢?你一個玄機宗的廢物有什么資格叫囂,給我拆!”

  所有人都等著看好戲。

  連九品宗門都瞧不起玄機宗,更別說二品宗門。

  身為二品宗門的清風宗這次帶來的弟子不多,但都是凝氣境的弟子,出手干脆利落,秦為安左右開弓,用雞毛撣子抽的他們全身抽搐不止,哪怕碰一下,都是痛的滿地打滾,哀嚎不斷。

  七位弟子,兩分鐘不到,全都被放倒在地。

  “你找死!”清風宗長老見此勃然大怒,起身就欲出手。

  秦為安不緊不慢的說道:“怎么,身為長老,你要當著百宗的面,對一個弟子出手不成!”

  “清風宗還要不要臉了。”

  “你!”清風宗長老捏緊了拳頭,隨后冷靜下來說道:“今日是百宗招募,我倒想看看,你玄機宗,如何能招募到弟子,坐在這個位置上,也不怕人笑話。”

  “怎么,我玄機宗倘若能招到弟子,你跪下給我磕頭不成?”

  秦為安眉頭一挑,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哈哈哈,真是笑話,你若是能夠招到弟子,我給你跪下!”清風宗長老擲地有聲。

  “玄機宗狗都不去,還想要招弟子,癡心妄想。”周圍的宗門也隨聲附和著。

  “小友,你天賦根骨平平,我推薦你去玄機宗試試呢。”

  清風宗長老聲音很大。

  讓帳篷內的秦為安聽得清清楚楚。

  “玄機宗?那種垃圾堆,我才不去。”前來面試的弟子掃了一眼,滿眼不屑。

  秦為安老神自在的說道:“就這種廢物,給我都不要。”

  夕陽西下。

  玄機宗帳篷前空無一人,反觀其他宗門,哪怕是最弱小的九品宗門,都能夠收到弟子。

  清風宗長老冷笑一聲,略有幾分譏諷。

  “怎么,剛剛口氣那么大,一個弟子都收不到?”

  秦為安并未理會他,反而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太陽就要下山了,老夫勸你別掙扎了。”

  “是嗎?”秦為安掀開帳篷瞥了他一眼。

  “老二,今日我將你逐出師門。”秦為安一句話,頓時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我做錯什么了嗎,我不……”二師兄頓時紅了眼眶。

  “算了。”秦為安突然擺擺手。

  “你個憨憨還是別出去禍害別人了,大哥今日重收你入玄機宗。”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

  唯有秦為安悠然自得的望向清風宗長老說道:“誰說我招不到弟子。”

  “怎么樣啊,老頭,小爺我說能招到,就能招到。”

  陸庭峰人麻了。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居然還能這樣。

  清風宗長老臉色鐵青,秦為安這是赤裸裸的耍賴!

  “你,你耍賴!”

  “你就說小爺我是不是收到弟子了。”

  這句話將清風宗長老懟的啞口無言。

  “還不快跪?”

  “不可能!”清風宗長老怎么可能給秦為安跪下。

  “老頭,雖然你不要臉,愿賭不服輸,但是小爺我宅心仁厚。”

  “但你這種不要臉,說話不算話的人,沒資格對玄機宗評頭論足。”

  就在秦為安洋洋得意之時。

  張公子緩步走來,身旁還跟著一位中年男人。

  “爹……”陸庭峰沒想到自己老爹居然也來了,他慌忙站起身。

  “閉嘴,我陸家的臉都讓你丟盡了!”陸家家主沉聲立喝。

  “秦為安,招收弟子靠的是實力,而非小伎倆。”

  “也對,你玄機宗正是因為沒有實力,所以才用這種耍無賴的手段。”張公子搖了搖頭。

  “誰說我玄機宗沒有實力,莫不是玄機宗睡得太久,連條狗都覺得自己是獅子了?”秦為安瞥了張公子一眼。

  “哈哈哈,既然你說玄機宗有實力,可敢擺擂,若是輸了就從這里滾出去,永遠不得再踏入此地半步。”張公子極為自信的說道。

  “倘若我們贏了呢?”

  “贏了?”張公子搖了搖頭。

  “你們還想贏不成,若是你們贏了,我替清風長老跪下,同時,再給你磕個頭!”張公子的話,頓時讓清風宗長老感激不盡。

  “記得用力點,我要見血的那種。”

  秦為安隨意擺擺手。

  見到秦為安同意,張公子便是露出了笑容,大聲說道:“玄機宗,要在此地擺擂臺!歡迎各位出手,倘若是誰能贏下來,我九幽宗大門,為你們敞開!”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望向他們。

  “姓張的,你卑鄙無恥!”

  他們這才意識到張公子在耍詐,這么多人,累也累死他們了。

  “我剛剛只說了你們擺擂,又沒說誰和你們打。”

  “難不成只允許你們玄機宗耍賴?”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張公子修煉陰尸?”秦為安站在那里,一臉無所謂。

  “沒錯。”張公子點點頭。

  “此乃我九幽宗秘法,而且,本公子的陰尸,可不是一般的陰尸,乃是陰尸王!”提及此事,他十分自豪,九幽宗弟子能夠修煉成陰尸之人,萬人當中,也不過只有那么百人。

  他便是其中之一。

  “那還真是抱歉。”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借尸!”秦為安雙手結印,頓時在張公子腳下出現了一個黑色大陣,緊隨其后,一具陰尸從地下鉆出。

  “去!”秦為安雙指動,張公子的陰尸居然聽從秦為安的指令跳上擂臺。

  “回來!”張公子見狀,大驚失色。

  可卻發現,他已經與陰尸斷了聯系。

  “這陰尸,可是不會累的,隨便他們上多少人都一樣,不過別擔心,張公子,我只是借你的陰尸一用,我想你也不想你的陰尸,有半分損傷吧。”

  秦為安的話,一時間讓張公子臉色蒼白。

  “哈哈哈!高,咱大哥實在是高!”他們是萬萬沒有想到,秦為安的手段層出不窮。

  “直接跪,還是走形式?”秦為安賤兮兮的說道。

  “秦為安,你該死!”

  張公子只感覺怒火攻心,可眼前的小娃娃實在讓他有些捉摸不透,一時間不敢動手。

  “磕頭,滾蛋,小爺我還等著招弟子呢。”

  “好,姓秦的,算你狠,但,我跟你沒完。”張公子徑直跪在地上,咬緊牙關磕了兩個頭,隨后站起身,目光陰冷的說道:“秦為安,我不會放過你。”

  “求你別放過我。”

  “你的破陰尸還你,小爺我還不稀罕,就你當個寶一樣的捧著,滾蛋。”秦為安小手一揮,那陰尸,便是回到了張公子的身旁。

  “這,大哥就還給他了?”

  “隨用隨取,讓他養著,不比我自己養著強?”秦為安這話差點沒將張公子氣吐血,走路都是一個踉蹌。

  原本張公子是想要玄機宗當眾出丑,可這他怎么也沒想到,秦為安居然有這種本事。

  反倒是狠狠的給他們九幽宗抽了一巴掌。

  陸庭峰望向秦為安,若有所思。

  這孩童太怪,太詭,一肚子壞水,但,若是追隨這樣一個人,他看見的是朝氣。

  而不是按部就班,循規蹈矩。

  “跟我回去。”見到這樣一出鬧劇,陸老爺子也是眉頭緊鎖,這與他印象當中的玄機宗似乎不太一樣,不過,他還是不同意陸庭峰留下來。

  “爹,從小你就教導孩兒,身為男子漢,不求頂天立地,但求言而有信。”

  “孩兒怎可失約。”

  陸家主嘆息一聲,隨后語重心長的說道。

  “庭峰,你還年輕,未來有很長的路要走,九幽宗才是你最好的選擇,不管是功法,武技,還是修煉資源都遠遠不是玄機宗能夠比擬的。”

  “為父運作許久,方才給你爭取到直接進入九幽內門修煉的資格。”

  “此事,關乎你的人生,絕非兒戲。”

  “孩兒已經下定決心。”陸庭峰目光如炬。

  “行,我給你半年的時間,倘若你在玄機宗修行,能夠邁入結丹境,我便是同意你留下,若是不能,乖乖給我去九幽宗!”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是面色一窒。

  別說資源貧瘠的玄機宗。

  就算是九幽內門,想要半年的時間邁入結丹境,都極為困難。

  “何須半年,一個月足矣。”秦為安毫不在乎的說道。

  “啊?”

  “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周圍其他宗門的人聽到后,都是嘴角一抽,這說大話的本事,簡直驚為天人,就連清風宗長老也不過是結丹境的修為,秦為安居然敢說一個月足矣?

  “好,你若是能讓吾兒,一個月內修煉到結丹境,我陸家萬貫家財,全部投入到玄機宗內!”

  “倘若不能,就將我兒逐出宗門,讓他前往九幽宗修行,莫要耽擱了他的前途。”

  “成交!”秦為安咧起嘴。

  “走吧,回宗門。”秦為安等人打道回府。

  “一個月……哎。”陸庭峰嘆息一聲。

  “你修煉的功法,太垃圾了,大哥傳你絕世神功,一個月到結丹境,還不是簡簡單單?”秦為安對這個沒什么概念,禿毛雞在陵墓當中與他說的都是萬古天才,絕世無雙之人,隨便修煉都是圣境起步。

  “哪怕有功法也沒用,咱們玄機宗靈脈枯竭,無法產生靈氣。”

  “相比之下,九幽宗坐擁三大靈脈交匯。”聽到二師兄的話,秦為安眼睛一轉。

  “這好說,咱們沒有靈脈,就去蹭別人的咯。”

  “這也行?”瞧見他們錯愕的目光,秦為安不由得搖搖頭,這世界的人就是刻板,不懂得變通。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