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 第65章 我會將她找回來的。
  就在這個時候,帝臨突然有些暈眩,隨后迷迷糊糊的倒在了床上,不省人事。

  秦為安頓時警惕了起來。

  “嘎吱……”門,開了。

  祁連山的那位仙風道骨的掌門,緩步走了進來。

  “普世緹。”秦為安神色凝重了許多。

  “從那些細枝末節的片段當中,發現我的身份,你真的很了不起,如果和你處于同一個時代,我未必會是你的對手。”

  “只可惜我比你多活了幾百萬年。”

  普世緹坐在椅子上,為自己倒了壺茶。

  “我來,是跟你告別的。”

  “我的三世之身,始皇國師,已經前往了魔域,至于能拖多久,就不清楚了。”

  “如今,這二世之身,也該去完成屬于他的宿命了。”

  “你想要做什么。”秦為安始終摸不透,普世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

  “秦為安,從你出現的那一刻,我就將你當做了我的對手。”

  “準確的說,從數百萬年前,我就已經將你當成了我的對手,哪怕,那時候,你還沒有出現,冥冥之中,我自能感受到天意,會遇見你,所以,為了你,我籌謀了數百萬年。”

  普世緹嘆了口氣。

  “可你不該有弱點。”

  “我以為你是一個完美無瑕的人。”

  “是這世界上最好的璞玉。”

  “當你放下他們的時候,放下所有的牽絆。”

  “放下這些女人,兄弟,朋友。”

  “那時候的你,才是真正的強者,真正能夠屹立在世界之巔,俯瞰眾生的人。”

  “如果你做不到,你將永遠無法達到那樣的高度。”

  普世緹押了一口茶,充滿期待的望向秦為安。

  “你心中有牽掛,有軟肋,有弱點,你永遠只能是一個凡人,無法超脫大道的極致,正是因為如此,那些真正的強者往往都是孤獨的。”

  “相比之下,我倒是更欣賞帝天世家的那個孩子,為了成就天帝,不擇手段,這才是一個強者應有的癲狂可以舍棄一切,哪怕是自己的弟子,孩子,親朋好友。”

  “也只有這樣,你才有資格追趕上我的腳步。”

  秦為安坐在了普世緹的對面,在這一刻,他十分的平靜。

  “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他有七情六欲,有軟肋,有弱點。”

  “在未來的那天,我會告訴你,如何以凡人之軀,斬殺神明!”秦為安的目光十分堅定。

  “哈哈哈!”

  普世緹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

  “當年師父也是如此與我說的,可是呢,他死了,死在了我的手中,因為,他注定只能是凡人,他斬不斷與我那些師兄弟之間的情,他有弱點,有軟肋,所以,他才會死在我的手中。”

  “而我!已經超脫了凡人之境,斬斷七情六欲。”

  “已然成為真正的無暇璞玉。”

  “已經觸碰到了真正的無敵之道!”

  “我之道,名為蒼天道!”

  提及此事,普世緹意氣風發,不再似遲暮老者,而是慷慨激昂的少年。

  “你,就是我成就蒼天道的最后一塊基石!”

  “殺了你,我將大道圓滿,完美無瑕,從此,頂替蒼天!”

  “你若不斬斷七情六欲,終究只能在這天之下!而我,將與天高!”普世緹聲如洪鐘。

  秦為安笑了笑。

  “所以,你也只是個凡人,你說你沒有七情六欲,那你為何追逐蒼天之道,你又為何執念于我!”

  “所以,只要殺了你,我便可斬斷最后一欲。”普世緹淡然的說道。

  “那你,為何不現在斬了我。”秦為安眉頭輕輕挑動。

  “你就像是樹上的果實,在還沒有成熟之前,斬你,于我大道沒有任何的幫助,待到瓜熟蒂落之時,便是我斬你之日。”

  普世緹舔了舔嘴唇。

  “白臉是我送給你的第一份禮物,他已經離開了你,讓你體會到了那種痛苦。”

  “如果,她們五個人,也相繼離你而去的話,那種骨肉分離的痛,也許會讓你成長的更快吧。”

  “秦為安,你一直在我的股掌之中。”

  “是我,讓他們遇見了你,讓你遇見了他們,這不是宿命的安排,是我籌備數百萬年,為你埋下的因!”

  普世緹輕輕的敲了敲桌子。

  “是嗎?”

  秦為安淡然的反應,倒是讓普世緹有些意外。

  “你不怕他們死?不怕他們會永遠離你而去?”

  “我不怕。”秦為安平靜的說道。

  “哈哈哈,秦為安,你果然是一個虛偽的人,你真的在乎他們嗎?若是你在乎,就不會是這般模樣了。”

  “你可以殺了他們。”秦為安依舊平靜。

  “你可以殺了我身邊的所有人。”

  “但我會讓你血債血償。”

  “我會永生永世的折磨你。”

  “我會踏滅九天十地,殺進九幽地獄,將他們找回來。”秦為安雙眸凝視著普世緹,一字一句,字字鏗鏘。

  甚至于,在這一刻,普世緹居然對眼前的孩童有了些許的恐懼。

  “你可以去做,但我發誓,這會是你這輩子,最后悔的選擇。”秦為安語氣平緩的說道。

  “我年輕的時候,曾經卜卦向天三問。”

  “第一卦,我會成為蒼天,凌駕于蕓蕓眾生之上。”

  “第二卦,我會死,死在你的手中。”

  “第三卦,卜卦之時,龜甲碎裂,我不知道答案。”

  “碎裂的龜甲成為了一個命字。”

  “但我不信命。”

  “秦為安,你喜歡賭,那不如我們賭一局。”

  “我會讓你失去一切,失去所有,但,若是你能贏,我會將你失去的一切,還回來。”

  “就賭,你以凡人之軀,能否比肩蒼天!”

  普世緹拂袖消散在天地之間。

  當秦為安回過神之時,帝臨也隨之消失不見。

  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平復下心情之后,秦為安推開門走了出去。

  正巧此時,雪家的人馬已經將整個客棧團團圍住,幾十位圣人,數位帝者面色不善的盯著秦為安。

  “就是你打斷了我兒的雙臂嗎。”

  他盯著秦為安,一字一句的說道。

  “沒錯,爹,就是這個小畜生!留他一條命,我要,好好的折磨他!”雪祝猙獰著說道。

  秦為安沉默少傾之后,笑了。

  “謝謝你們。”

  秦為安朝著他們深深地鞠了一躬。

  這倒是讓眾人有些迷茫,秦為安這是被嚇傻了不成。

  “謝謝你們,來當我的出氣筒,讓我不至于那么壓抑。”話音落下,秦為安已經動了,他手中的雞毛撣子如同流光閃爍,頃刻之間,便是將那幾十位圣人的頭顱敲碎。

  十八府,秦為安雖然沒有成圣,可是憑借十八府的力量,就算是大帝來了,也有一戰之力。

  十八府乃是真正的質變。

  就如同陸庭峰在練氣境甚至可以斬殺古圣一樣。

  那是因為他體內的靈氣,已經到了極為恐怖的境地,不輸給古圣。

  “殺!”

  夜色之下,是鮮血綻放。

  雪家眾人的尸體,歪歪斜斜的栽倒在了地上。

  “帝臨,等我。”

  秦為安的目光愈發堅定。

  朝陽初升,一聲尖叫響徹整個邊茂城。

  雪家家主慘死的消息,很快便是傳到燕云王朝的那位雪家弟子的耳朵里。

  就如同秦為安預料的一樣。

  雪家大公子率領千軍萬馬,星夜馳援,前往邊茂城。

  似乎早就收到了消息,一時間整個邊茂城空空蕩蕩,城內百姓足不出戶,整個城池全部封鎖,街道上冷冷清清。

  秦為安從客棧當中搬出來一張椅子,正坐在城門前,他根本沒有離開的打算。

  三師兄和二師兄站在他的身后。

  就三個人。

  憑借他們三個,足矣。

  馬蹄聲繚亂。

  哪怕那只軍隊還為抵達,可屬于軍人的肅殺之氣,已經傳來。

  三十萬大軍。

  氣勢如虹,兵勢凝聚之下,可開山,斷河!

  這是一支由半圣組建的軍隊。

  “真是可怕。”三師兄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相比之下,幽圣王朝的百萬大軍,就像是玩具一樣。

  “沒錯,圣火境要比天機境強大的太多,太多。”秦為安神色平靜。

  “但,有一天,我們總會超越他們。”

  “就是你,殺了我父親和弟弟?”終于,秦為安苦苦等待的那位雪家大公子來了。

  他一襲戎裝,神色冷冽。

  “沒錯。”

  “看來,你在等我,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你應該就是天機境的那位久負盛名的秦為安了吧。”天底下,倘若說哪個人有這個膽量,雪家大公子不清楚。

  但若是哪個孩童,敢如此。

  只有一個人。

  秦為安!

  “看來我還挺有名氣,圣火境與天機境相距這么遠,你都知道我。”

  秦為安不免有些驕傲。

  “看來,你是在天機境過的太滋潤了,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在七境囂張跋扈也就罷了,畢竟只是一些垃圾而已。”

  “可你得明白,這里是圣火境。”

  雪家大公子語氣森然。

  “就憑你們三個人,今日恐怕是尸骨無存。”

  “三十萬大軍,兩位大帝。”秦為安饒有興趣的摸了摸下巴。

  “看來,還是我高估你們了,來的不夠多。”

  秦為安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

  “大言不慚,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會將你的腦袋掛在邊茂城的城門上,讓所有人知道,與圣火境為敵的下場!”

  秦為安眉頭輕輕挑動。

  “殺!”

  雪家大公子一聲令下,頓時三十萬兵馬氣勢如虹。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解陣!”秦為安手中雞毛撣子輕輕晃動,霎時間凝聚的兵魂消散一空。

  “老二,破軍!”

  秦為安懶散的坐在那里,二師兄飛身而起,一瞬間殺神鎧甲覆蓋在身。

  一人仿佛千軍萬馬。

  似乎,感受到那殺神鎧甲的氣息,三十萬兵馬居然神情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當年那位傳說中的殺神。

  “破!”

  二師兄如同出入無人之境,每次出手都是大量士兵倒地身亡。

  “我到要看看,就憑你們三個人,能殺多少!”

  雪家大公子神色陰沉。

  “殺了他。”

  他吩咐身旁兩位大帝出手。

  秦為安冷笑一聲,飛身而起。

  “你們的對手是我。”

  秦為安探出雞毛撣子,阻攔了兩位大帝的路。

  “我呢?”

  三師兄指了指自己問道。

  “等。”

  秦為安示意三師兄不要著急。

  “你一個府境,妄圖阻攔我二人,簡直癡心妄想!”

  那兩位大帝見到秦為安敢出手阻攔,不由得冷笑連連,全然沒將他放在心中。

  “碎!”

  秦為安用力一擊,便是找到了對方武器上的弱點,緊隨其后又是一擊,破碎武器。

  “怎么可能!”

  那大帝明顯有些驚訝。

  可根本不等他有所反應,秦為安連續三撣子,抽的他痛不欲生。

  “這師承馬老師的閃電五連鞭,還挺好用。”

  秦為安舔了舔嘴唇。

  再次殺了上去,一個人居然將兩位大帝壓的喘不過氣。

  “怎么可能。”

  雪家大公子捏緊了拳頭。

  “殺了他,用人海戰術,拖也給我拖死他!”

  此時的二師兄已經殺紅了眼睛,幾萬人死在他的手中,鮮血染紅了他的鎧甲。

  “殺!”

  “殺!”

  那鎧甲當中似乎傳出來極為興奮的聲音。

  循循誘導著二師兄。

  “殺光了他們,放下一切,墮入殺之道。”

  二師兄聽到這話,不由得楞在了原地。

  略顯憨傻的說道:“大哥說過不行的,對不起哦,我不能聽你的。”

  “我聽大哥的。”

  雪家大公子見到二師兄傻站在那里,連聲說道:“他沒有力氣了,快動手!滅了他!”

  可他們早就被二師兄殺破了膽,怎敢再上前。

  “還不動手!今天你們只有兩條路,要么戰死,要么殺了他!否則回去我會以逃兵罪處置你們,株連九族!”

  雪大公子雙眸猩紅。

  現在,必須殺了秦為安他們!否則,死了這么多將士,他沒辦法交差。

  唯有將秦為安項上人頭拿下,他才能免于責罰,甚至能被封官進爵!

  “是時候了。”

  秦為安,交戰之余,對三師兄下達了指令。

  “用招魂幡!”

  三師兄點了點頭,隨后祭出招魂幡,陰風陣陣,鬼氣森然。

  天穹之上,烏云密布。

  一具又一具倒下的尸體,緩緩站了起來。

  “殺!”

  三師兄手持招魂幡用力揮落,那數萬尸體徑直的沖了上去。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結陣!”兵魂凝聚,數萬人之聲勢,甚至如同百萬雄兵。

  這就是兵魂,軍勢帶來的提升。

  一支軍隊,倘若沒有兵魂,沒有軍勢,軍魂!那么就是一盤散沙,殘兵敗將,不值一提。

  反之,可戰天地!

  “該死,該死!”

  雪家公子臉色蒼白,他怎么也沒想到,就三個人,可以滅了他三十萬大軍!

  “天上地下,太上老雞,急急如律令,瞬!”秦為安雙指結印,剎那間便出現在了雪家大公子的身旁。

  “你,你要做什么!”

  “我是燕云王朝重臣!大皇子的家仆,你若殺我,必死無疑!”

  此時的雪公子徹底慌了神。

  “殺的就是你。”

  秦為安咧嘴一笑,雞毛撣子落下砸碎了雪公子的頭。

  “停手。”

  秦為安抬起頭,下達了指令。

  頓時二師兄和三師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殺呀,難道你不渴望殺戮嗎,不渴望鮮血給你帶來的力量嗎!你殺的越多,我就越強大,我越強大,你也越強大!”

  “殺,殺!”那殺神鎧甲不停的誘惑著。

  “都說了,大哥說不行的。”

  二師兄努了努嘴。

  殺神鎧甲面對這一根筋的二師兄也是完全沒有任何辦法。

  “這件事情,與你們沒有關系。”

  “回去吧。”

  秦為安站在天穹上,環顧八方,冷聲說道。

  此言一出,那些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將士們,不由得愣住了。

  他們沒想到,居然還有活命的機會,更沒想到,秦為安會放過他們。

  “去吧。”

  “將他們的尸體帶回去,安葬吧。”

  “你們兩個,滾還是不滾?”秦為安轉過身望向那兩位大帝。

  一時間二人紛紛沉默。

  打下去注定沒有結果,秦為安殺不死他們,可他們也碰不到秦為安。

  “告辭。”那兩位大帝轉身離去。

  一場風波就此平息,秦為安嘴角微微上揚,圣火境已經是他囊中之物。

  那些將士未來可以帶回幽圣王朝,不能殺太多。

  放了他們,反倒是收益最高的選擇。

  “我終于知道,你為什么帶我們兩個來了。”三師兄經此一戰,也是明白了秦為安的目的。

  秦為安負責瓦解兵魂,二師兄身著殺神鎧甲,完全不怕被圍攻。

  適合戰場作戰。

  而他,則可以使用招魂幡,將死去的士兵化為己用。

  秦為安咧嘴一笑,當年打游戲的時候對技能的搭配可以說是極為完美。

  “不過,帝臨呢?”

  三師兄發現帝臨一直沒出現。

  “她…”

  秦為安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最終嘆了口氣。

  “我會,將她找回來的。”

  “一定。”

  秦為安在心中,暗暗發誓。

  上窮碧落下黃泉,也一定會將帝臨找回來。

  “普世緹,小爺我一定會,折磨你永生永世。”秦為安眼中殺意涌動。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王不瘋的我用雞毛撣子帶飛全宗門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