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懷沒點頭也沒搖頭,實話實說,
“有你一部分原因,但也不全是因為你,你知道這是我的興趣愛好,我也想在這個領域走的更遠,學更多東西。”
唐寶寶很認真的看著他,
“宋懷,我知道你不喜歡那個組織,我不建議你這么做。”
“我不喜歡夜行人,以前也的確很排斥,但是現在我換了個角度想問題,夜行人這個組織龐大,而且都是我們需要的人才。
我們想研究古家的秘密,肯定需要下墓,就需要大量夜行人這種專業人士,我接手了他們,他們就會聽我安排,就變成了自己人。”
唐寶寶明白這個道理,她就是心疼宋懷。
宋懷笑笑,“寶兒姐不要覺得我委屈,其實能學習到更多東西,我很期待,最近一段時間我過的一點都不快樂,整天無所事事。”
唐寶寶輕輕嘆了口氣,
“你也長大了,自己做決定就好,但是千萬不要委屈自己,我們雖然要探索古家的秘密,但也不一定非要通過夜行人,車到山前必有路。再說了,關于我,關于古家,這些秘密我們也可以不知道的!
至少我現在身體健康,大家也都好好的,唯一不好就是外界會一直想調查清楚,會盲目的聽信一些謠言碎語,會不斷給我們制造麻煩。
麻煩的確煩人,但好在我們也不是軟柿子,如果我們能扛的住這些麻煩,其實那些秘密我們不知道也行。”
宋懷扭頭看向唐寶寶,她話里的意思很明顯。
探尋她和古家的秘密并不是必須去做的事情。
無論如何,宋懷不要因為這些事委屈自己。
不等宋懷接話,唐寶寶又說,
“鬼袍人之前跟我說過,他把你送到我身邊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想利用你對我的情義,被迫妥協去做你不想做的事。他知道你不想再回到夜行人組織,不想再跟那些人打交道。”
宋懷說:“我的確不喜歡他們,也不愿跟他們接觸,我爸和我爺爺肯定也不想,可是現在我有了新想法,與其躲著他們,不如改化他們。”
唐寶寶:“……”
夜行人是個龐大的地下組織著,如果真能改化他們,的確是好事!
把他們從犯罪的道路上一步步拉向正規,可歌可泣,不管是對他們自己,還是對國家,亦或者是對已逝的古人,都是好事。
唐寶寶又沉默了片刻說,
“你自己想好就行,以后不管發生什么事兒,要記住,保護自己是最重要的。”
宋懷眼眶泛紅,“嗯。”
兩人聊著,陸巖深和風羽在一旁安靜的聽著,都沒說話。
出了古墓,宋懷要就此道別離開,唐寶寶問,“不用送你嗎?”
宋懷搖搖頭,“他們有人接我。”
一群人往山上看了一眼,有兩個穿著黑色長袍,跟鬼袍人同樣裝扮的人正在看著他們。
一看就是來接宋懷的。
唐寶寶皺眉,疑心很重,
“他早就安排好了?他知道自己今天會死?”
要是不知道,為什么會提前安排好人接宋懷?
唐寶寶這么一說,陸巖深和風羽也同時蹙起了眉頭,狐疑的看著那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