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真千金霸氣歸來五個哥哥磕頭認錯 > 第899章 真相大白

“護駕!”
蠻人大帝身邊,皇家禁軍高手們大驚:“擋住那顆圓球!”
“陛下先退!”
于是。
蠻人大帝飛身后退。
蠻人禁軍手持盾牌護在他身前,將其身形完全擋住。
就在這一刻,在場之人的蠻人目光都投在那顆陶罐上,目光中的無能為力連螞蟻都能得出來。
未知的,就是最恐怖的!
說時遲,那時快。
“轟”
陶罐貼在蠻人禁軍盾牌前爆炸,火光乍起,黑煙滾滾,鐵片和小鐵珠亂飛。
這一切都發生在瞬間!
“咔嚓”
擋在蠻人大帝身前的盾牌碎裂,爆炸的沖擊波將那些持盾高手震得七竅流血,個個身受重傷!
同時,爆炸沖擊波炸飛了蠻人大帝的皇冠,讓他花白的頭發在風中凌亂,一臉的驚惶失措,耳朵里嗡嗡作響!
“陛下快走!”
手持盾牌的蠻人禁軍再次擋在蠻人大帝身前。
在信奉鬼神的蠻人帝國,黑火藥的爆炸就是神跡,是不可抵抗的!
“護駕!”
這一刻,蠻人禁軍在蠻人大帝身前布置了一層又一層的防御。
緊接著。
“嗖嗖嗖”
一個接一個的陶罐從“蠻人假傳令兵”的腰間掏出,扔向蠻人大帝,令全場驚慌:"護駕!"
與此同時。
“殺!”
一個蠻人禁軍暴起,手中劍刺向“扔陶罐的傳令兵”,劍芒三尺,人境半步陸地神仙的氣息威壓四方:“你究竟是誰?”
話音未落。
“轟轟轟”
三顆陶罐爆炸,直接炸穿了天狼禁軍三層防御,炸得盾牌四裂,一個個噴血倒地,生死不知!
“砰”
象征蠻人皇帝位置的龍旗之桿斷裂,龍旗墜落!
但蠻人大帝成功脫離爆炸圈,披散著花白頭發,飛上一匹戰馬,調轉馬頭向后飛奔道:“給朕攔住這個大夏細作!”
這時,蠻人中軍徹底大亂!
只見“扔陶罐的傳令兵”抽出腰間長刀,勉強擋住了蠻人高手這一劍,冷冷道:“大夏名家上任掌門名武!”
“你是蠻人帝國的皇室供奉赫連野?”
“竟然是你?”
赫連野很驚訝:“你名家不是憎恨大夏朝廷嗎?”
“你們名家不是和儒家勢不兩立嗎?”
“你不躲在暗處享受榮華富貴,跑來戰場拼什么命啊?”
緊接著。
“嘶嘶嘶”
赫連野的劍氣撕破空氣,劍劍要命:“名武,你只是頂級宗師,不是本供奉的對手,投降吧!”
“休想!”
名武耗盡真氣才擋住赫連野這三劍。
只見他身上被拉出三條血口,條條深可見骨,鮮血淋漓,傷口看起來很是恐怖:“不可能!”小說書
“你說得不錯,我們名家是遭受了儒家的打壓,也遭受了大夏帝國的打壓,名家是憎恨大夏朝廷和儒家的,不怕告訴你老夫也憎恨大夏其它學派!”
“因為我名家學術才是天下正統,才是最好的,才能讓國強大、讓子民富強!”
這時。
“噗”
名武終是沒有擋住赫連野的第七劍,被刺穿肩胛骨,鮮血爆射而出!
赫連野眼中滿是厲色,手一動,欲要抽劍而出:“那你為何還幫大夏帝國刺殺我家陛下?”
就在這時。
就見名武丟了手中刀,肩胛骨附近的肌肉和骨骼收縮,夾住了刺入肩胛骨的劍。
同時,名武的雙手直接抓住了劍身,真氣加持雙掌,用盡全力握住劍身,不讓赫連野將劍抽回。
他咧開嘴,露出帶血的牙齒,灑脫一笑:“因為我大夏太子殿下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誰若要亡我國家滅我種族,我們就和他拼到底!”
“我們大夏百家學派可以內斗,但絕不允許你們這些蠻人來滅我們的種族,挖我們的祖墳,斷我們的根!”
“撒手!”
赫連野有些滿臉震驚,劍芒閃爍間破了名武的真氣,割斷了他的手指,厲聲道:“你這是找死!”
此刻,名武的手指和鮮血在空中飛,劇痛瘋狂襲擊他的腦神經!
但他卻咧嘴一笑,任眼中流出血淚,任嘴角的血絲流淌,盯著赫連野道:“老夫就是來找死的!”
“老夫壽命原本已不多,與其默默無聞的死在山中,還不如轟轟烈烈的死在戰場上!”
“噗”
赫連野的劍捅入名武心臟:“那本供奉就成全你!”
這一刻。
名武仿佛已經失去了痛覺,主動“以身穿劍”,任劍尖在他背后全部冒出道:“我大夏太子殿下說,蠻人有宮廷供奉,若是不殺,蠻人大帝不會撤兵!”
“所以”
名武體內逸散出一股極端危險的氣息!
赫連野大驚,直接撒手,連劍都不再要,雙足在地上一蹬,人騰空而起欲倒飛而去:“名武,你這個瘋子你想死無全尸嗎?”
話音未落!
“轟”
名武自爆!
真氣炸裂產生的巨大沖擊波很駭人,讓沖上來的蠻人禁衛紛紛退避!
也在這時。
在赫連野驚慌失措的飛退瞬間,一個蠻人禁軍打扮的人飛到他身后,一掌拍向他的后背:“赫連供奉,雜家前長老呂飛鴻前來討教!”
掌風蘊殺意,絲絲寒赫連野的心!
赫連野黑著臉道:“你們這些愚蠢中原學派人,以為能殺本供奉嗎?”
他不愧是人境半步陸地神仙,竟能凌空轉身,伸出雙掌,滿臉猙獰的看著呂飛鴻道:“小小的宗師境高手敢與本供奉對掌找死!”
“砰”
兩人雙掌對雙掌。
“咔嚓”
呂飛鴻雙臂盡碎,口噴鮮血,盯著赫連野道:“你也死”
他被震碎了五臟六腑,失去了生命!
忽然。
赫連野就感知兩人掌心間有一物,不大,感知中卻非常危險!
他大驚失色!
“轟”
呂飛鴻和他掌心間的物體爆炸,直接炸破了他的護手罡氣,炸碎了他的雙手,讓他們的骨渣和鮮血橫飛!
“好痛啊”
赫連野發出一聲凄厲至極的痛呼,如同被炸瘸了腿的野狗:“這是什么東西?”
“手雷!”
一道劍光從他身邊暴起,映照在他的眸子里,刺向了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