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讀小說網 > 走錯房間后總裁每晚都想招惹我 > 第879章 你倆都是垃圾
  顧青雅一直在旁邊觀察趙時嶼。

  看葉鈴蘭想走,她立即開口,“葉小姐,我們好歹也算是他鄉遇故友,你身邊這邊,不介紹一下?”

  “趙時嶼,我男朋友。”

  異國他鄉,葉鈴蘭很不想跟這兩個賤/人起沖突,免得丟臉丟到國外去。

  旁邊的霍淺冰一聽,立即來勁了。

  “哎呀,原來你交了新的男朋友?我以為你會對封譽一往情深,一輩子非他不嫁呢!”

  她說著看向趙時嶼,“趙先生,我看你人不錯,忍不住提醒你一句,你可千萬要注意,葉鈴蘭以前可是個癡情女,愛一個男人愛到為他自殺,還為他打胎……”

  然而這番陰陽怪氣的話還沒完成輸出,趙時嶼馬上伸手摟住了葉鈴蘭的腰。

  他表現得既心疼又驚訝。

  “親愛的,原來你以前吃了這么多苦頭?你怎么從來沒有跟我說過?那個男人是誰?我要找人教訓他一頓,給你出氣!”

  對于趙時嶼戲精附身,葉鈴蘭只覺得有些好笑,配合道:“打不打無所謂,反正已經分開很多年,如果不是有人多管閑事提起,我已經不記得這個人。”

  趙時嶼一臉緊張,“鈴蘭,我不管你以前愛過誰,你答應我,一定不準離開我。失去你,我下半輩子要怎么過?”

  他像個深情款款的戀愛腦,葉鈴蘭就是他的命。

  雖然趙時嶼說的是英語,但霍淺冰受過高等教育,加上在e國生活這么多年,也聽得很清楚明白。

  原意是想挑拔離間的霍淺冰,此時簡直跟吞了幾百只蒼蠅,如鯁在喉。

  “趙先生,這個女的為別的男人打過胎,是個二手貨,爛到不能再爛了,你怎么還把她當成寶?”

  “怎么談一兩次戀愛就是爛/貨了?她被欺騙被傷害,被譴責的人不應該是那個渣男嗎?”趙時嶼冷眼看著她,“你是個女人,對待同樣是女人的鈴蘭,惡意為什么這么大?”

  霍淺冰被趙時嶼一頓嗆,臉上有些掛不住,“我好意提醒你,你怎么把好心當成驢肝肺。”

  “我們很熟嗎?”趙時嶼的表情更冷,“既沒有交集更沒有交情,你站在什么立場提醒我?說到底不過是借著好心的名頭,在陌生人面前詆毀你討厭的人。”

  霍淺冰還想說話,趙時嶼又說:“說到底,你這種女人才更惡心,我家鈴蘭明顯都不想理你了,你還上趕著遞臉找打。”

  霍淺冰也算得上是美人姿色,曾經走哪都能收獲一大堆愛慕的目光。封譽曾被她迷成什么樣了?證明她的魅力不差。

  怎么到了趙時嶼這里,她就被形容成了“垃圾”,甚至“惡心”。

  她覺得丟臉極了,心里又怨恨葉鈴蘭找了這么個得理不饒人的男朋友,害她丟臉!

  葉鈴蘭跟霍淺冰斗了那么多年,又怎么會不清楚她此刻心中所想?

  擰眉掃了霍淺冰一眼,本不想理她,但見她那陰陽怪氣還受了委屈的樣子實在是討厭,冷笑,“怎么,你又當三又當表的,結果卻發現自己辛辛苦苦搶了個垃圾回家,后悔了?現在來我面前刺激我,想讓我把垃圾回收?”

  霍淺冰被她氣得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

  封譽現在就跟失心瘋似的,一心只認葉鈴蘭,要是葉鈴蘭肯回頭,封譽絕對會化身她的超級舔狗。

  那可是她搶都搶不到的男人,結果葉鈴蘭卻說那是垃圾。

  什么意思?

  是想表現她的品位比較高級嗎?

  霍淺冰抬手就想打葉鈴蘭。

  趙時嶼已經不動聲色地把葉鈴蘭護在身后,如果眼前這兩個女人敢傷鈴蘭,他可不會信奉什么絕不動手打女人。

  顧青雅壓住霍淺冰的手,低聲道:“冷靜。”

  她是真瞧不上霍淺冰,要不是都喜歡當三,都是表里表氣的臭味相投,她完全不屑跟霍淺冰交朋友。

  一個封譽而已,私生子,又沒什么能力,一上位就被晏承之打壓得毫無作為,只能勉強維持公司不破產而已。

  這種低賤的男人,也值得為他去撕?

  顧青雅對葉鈴蘭的敵意,一直都是因為當初那場公開pk舞,她輸得臉面無光。

  她做夢都想在葉鈴蘭面前找回場子!

  現在正好在e國遇到,她抓緊時機是為了給對方下絆子,而不是為了一個男人吵得形象全無。

  “葉鈴蘭,你好好的舞不跳,跑去唱什么戲?怎么,是心思都在男人身上,跳不動了?”

  顧青雅說著又看向趙時嶼,“這位趙總,難道比較喜歡聽戲劇?”

  顧青雅在譏諷葉鈴蘭,為了討男人歡心,連自己的事業都可以隨便更改。

  葉鈴蘭完全不接她的招,故意說:“沒辦法,我多才多藝,隨便跳上一段就能把你輾壓住。感覺沒什么對手了,這才轉到京劇試試水。”

  顧青雅被氣得差點吐血。

  葉鈴蘭這話,不但在炫耀自己有才華,自夸的時候還不忘要拉踩她一遍。

  怎么會有這么自戀不要臉的女人!

  顧青雅深吸一口氣,道:“葉鈴蘭,我和霍淺冰在西區那邊,后天有一場舞蹈演出。我現在邀請你來當踢館人,你敢不敢來?”

  葉鈴蘭一笑,“對不起,我沒那么多閑余時間。”

  她巡演已經完美落幕,明天就回國,才懶得在國外逗留,只為跟一個垃圾對手pk。

  顧青雅近年來苦練基本功,也在不斷嘗試著突破,自覺水平進步不少,否則也不能入伯爵夫人的眼。

  她邀請葉鈴蘭過來踢館,就是想在眾目睽睽之下贏過葉鈴蘭,一洗當年之恥。

  結果葉鈴蘭根本不接這招,她一拳頭就跟打在棉花上,又氣又找不到出氣筒。

  憋屈得就跟心口壓著石頭一般難受。

  “葉鈴蘭,我聽說你當初是為了躲避封譽,跟著那位前封總跑到荒島去,結果弄斷了一只手。你為了男人自毀前程,簡直是個蠢貨!”

  葉鈴蘭扭頭看她一眼。

  “我再怎么差勁,你這個手下敗將也沒資格評價我的事情。”

  顧青雅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

  怎么會有這么討厭的女人,她最不/愛聽的那句,對方就偏要說那句!

  霍淺冰見顧青雅敗下陣來,趕緊上前道:“都多少年前的風光了,你還一直提起,你就這點能耐了嗎?”

  “不管過去多久,你倆都是我的手下敗將。”葉鈴蘭掃一遍霍淺冰,“你比顧青雅更差勁,甚至連讓我公開跟你pk的欲/望都沒有。”

  哇!

  霍淺冰心里那團火氣立即壓不住了。

  幾年不見,這個女人怎么說話這么難聽刻薄了!

  她伸手就想撓葉鈴蘭的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