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沒人,她也隨他了。
“任期還有多久?”
“兩年。”
她聞言,有些心疼,“還要這么久啊?”
“嗯,在這里攢資歷和軍工,回去順利點。”
她明白他的良苦用心,所以更難受了。
“對不起哦,我爹地媽咪......”
“別說對不起,這是我應該做的,你只需要相信我就好了。明白嗎?”
魏尋說的很認真。
小鈴鐺吸了吸鼻子,“嗯,我知道。”
爹地反對她和魏尋在一起,魏尋為了得到爹地的認可,這些年幾乎是玩命的掙軍工。
她都看在眼里,所以從不吝嗇肯定他的身份,承認和他的關系。
去年,小雅和哥哥的訂婚里上,爹地難得松了態度,讓他在三年內爬上去,便答應他們的婚事。
至此魏尋就牟足了勁干。
小鈴鐺從不讓她孤軍奮戰,所以偶爾會以外援的身份,幫助軍方刻畫人物肖像,通過描述和資料,畫出目標任務的形象,得益于她厲害的技術,畫出來的肖像特別貼合,大大提高了他們的效率。
而這次畫展,也是特意隨著他在這邊執行任務而過來的,就為了有機會可以見上一面。
在感情的這條路上,他從來不是孤軍奮戰,所以他有什么理由放棄?
可他也總是會愧疚,愧疚自己不能給她更好的,還要陪他顛沛流離。
盛家千金這個身份,足以匹配所有人,京圈多的是想求娶她的人,偏偏吊在他這棵歪脖子樹上。
“念念,你會后悔嗎?”
她轉過頭,故作生氣的說:“你在說什么鬼話!”
“我認真的。選擇我,你后悔嗎?”
小鈴鐺卻反問他,“你真會給我選擇的機會?”
魏尋認真想了想,搖頭,“不會,你只能選擇我。”
她差點被氣的翻了個白眼,“那你還說這些!”
“我就想聽聽嘛!”
“不后悔,行了吧!”
“哈哈哈哈,我高興!”
魏尋笑的像個傻子,一口大白牙格外明顯。
原本雌雄莫辨的臉在這些年都被打磨的褪去了柔意,只剩下剛毅,宛如一把出鞘的利刃。
小鈴鐺伸出手掐了一把他的臉,“你好好努力,不許再受傷了,不然我就后悔了!”
“好,我答應你。”
他鄭重又真誠的承諾,“我會永遠安全的陪在你身邊,不離不棄。”
她的眼眶微微發熱,“傻瓜,不要突然這么煽情啊,這可不像你。”
魏尋卻笑的很溫柔,“愛你從來不需要煽情。”
或許想要獲得她父親的認可很難,可那從來不是阻力。
她很優秀,也很耀眼,他只恨自己還不夠強大,守護她的美好。
夕陽西下,他們坐在長椅上,十指緊扣,肩膀挨著肩膀,一起看著落日。
昏黃的余暉將他們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就像互相糾纏扶持的大樹,緊密相連。
魏尋忽然轉過頭說:“念念,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對不對?”
“是,我們會一直一直在一起,不離不棄。”
“我愛你念念。”
她笑出了淚光,“我也愛你呀,魏尋。”
全文完。